【夏邱/叶邱】半路 八

儿童节~

不做作,就开辆儿童车吧~【。

***********************************************************************************************

邱非很能理解一个Alpha碰上一个不进生殖腔就可以随便来的Omega会有什么后果,而他是考虑过这种后果才同意和叶修发展成现在这样的关系。

一来大家都在为国家队服务,压力大又要控制情绪不能影响其他队员;二来身边大多都是一对一对的,身为单身狗一边干看着容易受到狗粮,啊,信息素影响而变得饥渴空虚。所以这时候能来上一发发泄多余精力稳定情绪就显然很有必要了。

尤其自从他们第一次来过一发又紧跟着来了好几发之后,邱非很不意外地发现国家队的整个气氛都微妙地有些变了。他知道这在某一方面——叶修身为国家队领队,他的情绪多多少少能影响到其他人——可以算得上是自己的功劳。

嗯,黑色幽默不要介意。

然而此时邱非很不爽,不是因为叶修的技术问题,而是有人在打扰他的好事。

“嗯,对,是,没错。”邱非有些不耐烦地应着电话,实在不知道对方的重点到底在哪里,都已经讲了五分钟了还不停,忍无可忍之下终于怒了,“闻理,我忍你很久了,没事我就挂了!”

“……我这不是怕你看到夏仲天的报道想不开嘛,”手机那头传来闻理委屈兮兮的唠唠叨叨,“而且才半年多而已他就找到新欢了,哦,还是个小嫩模,这不是明摆着老早就不想跟你过了啊!”

“我们是协议离婚,和平分手好聚好散,就是他跟我离婚后立刻找人也半点错都没有,相反我还会祝福他,”邱非抚着额无奈又恼怒地喘气,“你最好有重要的事找我,不然等我回去你就准备进医院吧!”

“……是是是,你别激动别激动,医生说了你手术后一年内都要放松心情——”

“——啊!”

骤然一声短促却特别甜腻的呻吟传到了手机那一头,闻理瞬间就沉默了。他又不是初哥,怎么会不知道这呻吟代表了什么意义。

厉害啊,居然就这样跟他说了五分钟的电话!

……等等,所以邱非也在离婚后不服输地找人了?

手机那头的闻理立马脑补了一堆有的没的。

“闻理同志,其实不止邱非忍你很久了,我也忍你很久了。”

叶修往前顶到邱非生殖腔入口时,顺便抓住邱非拿着手机的手凑到自己耳边,和邱非一样忍无可忍地和手机那头的闻理说话。

“……你们继续、你们继——”

话都没说完,叶修就把那手机给关机了。

“原来他居然这么啰嗦。”叶修有节奏地戳着Omega那美妙之地的入口,跟聊天气一样从容说道,“不过你不会真的是因为夏仲天找了小嫩模就找上了我吧?”

“只能说是巧合……你不能再顶了,有点痛了。”邱非往后退了退避开了生殖腔入口那点时不时的刺痛,“而且不是我找你,是你找我。”

叶修嗯了一声就不再往生殖腔那里顶,退一步改戳其他地方。说实话叶修这份自控力让邱非是万分拜服的,像夏仲天就没有叶修这么干脆,总喜欢磨了再磨才肯离开。虽然他早就习惯了身体里有根热烫又粗硬的东西搅来搅去,不过能这么听话地搅来搅去也是绝无仅有。

按照以前未分化的生理卫生课和之后十几年的床上经验,其实说实话,Omega的身体从结构上来说就是被Alpha拿来玩弄淫亵的。不过好在现在是人类文明高度发展的时代,这种事情才没有再度发生。

感谢伟大的时代,让Omega可以在床上一脚踢了行为过分的Alpha而不再受到制裁。

不过如果对象是叶修应该就没有事,叶修在床上简直可以称得上是一个十项全能。要他狂野就能狂野,要他温柔就能温柔,从那玩意儿的尺寸到硬度,乃至做的时候的速度、力度和持久度,虽然就叶修本人而言称其更喜欢传统姿势可实际上花样繁多手段高明,绝对能让跟他上过一次床的Omega死心塌地地倒贴只求一夜欢愉。

他甚至有猜想过,要是叶修真把看家本事一样不落地全拿出来,估计可以玩上一年都不带重样的。

呃,所以说,他会任由叶修除了不进生殖腔之外随便做不是没有原因的。

食色性也,本能而已。

虽然在一开始吧,他并不知道叶修会这么猛,但来过几次之后他就食髓知味了。即使他的外在表现看起来并没有多激动,可实际上正相反。他很意外于自己身体上的诚实反应,几乎被叶修碰一碰就会做好准备,湿得很快很厉害不说还容易被操射。从叶修第一次的惊讶来看,想必他以前上过其他的O都没他能那么快就湿还湿得厉害。

被闻理打断的节奏随着叶修太过让人舒服的技术直叫他思维发散,邱非低头看了一眼结合的地方……

啧啧,操出来的熟红和磨出来的白沫真是相得益彰啊。

四十岁的男人这技术,没话说。

“还有几天你们就要飞了吧?先祝你们夺冠。”邱非打了个哈欠,身体上又麻又舒服的感觉让人忍不住想睡,但又不好意思真睡过去了让叶修觉得没面子,只好没话题找话题地说,“如果算上这次的,你就有十个冠军了……厉害。”

“你睡吧,没事儿。”叶修讨了一个吻,并不介意邱非被他做到想睡觉这件事,反而还特地说了句,“我不会射进去的,放心。”

“你要是想射进来早射了,我相信你,你比仲天有信用多了……”邱非舒服地把叶修拉下来抱住人,说话间已经开始迷迷糊糊了,“委屈你一下先抱着我操会儿……等我睡了你再搞……我喜欢、喜欢抱着人睡……”

叶修只觉得这人很可爱,这段时间以来他们上床的频率很规律,一般隔天一次。邱非并不介意他偶尔做得过分些,只要不进生殖腔射精标记,怎样都没所谓。甚至偶尔到邱非性欲旺盛的时候,他醒来就看见邱非骑在他身上自己玩的情形也有过,更别提有一次居然还满足他的恶趣味带着满肚子他的精液让他插着睡了一晚上。

……夏仲天你真TM好样的。

只是包容他一切正常或者过分要求的邱非总以为是他压力太大的缘故,却不知道他实际上是假公济私。不过假公济私又怎么样?慢慢把人拉到自己身边才是正理。

上床是手段,相处才是技术。邱非这种刚离婚的应该特别不相信人,所以先谈感情肯定没戏,还不如让人身体上爽个够。等爽成习惯以后可就算是长期的了,而长期到一定程度再考虑感情问题,甚至是期望一下同居,总归会顺利一些。

至于和邱非结婚……

叶修想,鉴于邱非过了七年之痒的十年婚姻都能离,以邱非这种性格恐怕他这辈子是没戏了,等下辈子好了。

下辈子他一定早早就把人拴在身边。

tbc

评论(45)
热度(65)
© 阿月🍁|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