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邱/叶邱】半路 七

不知道会不会被和谐掉……


*********************************************************************************************

和某一个人发生关系这种事对于邱非而言早已成为跟吃饭上厕所一样无二的性质,除了在发情期需要特别注意避孕会有些麻烦以外,大部分时候都是他用来愉人悦己的。

虽然到目前为止他只有和夏仲天有过上床的经验,但好歹也是十几年的经验,怎么说也是这种事上面的老司机了。

然而如今是要和叶修……甚至昨天还在讨价还价一样商量关于床上事情的一些底线问题,今天就已经被拎过来准备和人搞了。要不是他和夏仲天的感情的的确确是自然而然地熄灭,或许他真的会以为自己是被抛弃了后自暴自弃。

邱非叹了口气,把笔记本电脑合上了。

“叹什么气?”

疑问的语气却并不在意回答,邱非敏感地察觉叶修在靠近,而后一只手就从他脑袋后伸过来托起了他的下巴,跟着烟草味将将满面侵袭。

邱非闭上了眼回吻。

这是一个和夏仲天完完全全不同的吻,是带着烟草味道的干燥的吻,像深秋的森林里铺满了落叶,又像松香未燃时幽幽散发的香。叶修的吻是他在十几岁时极其渴望但求而不得的至高宝物,没想到十几年后他居然以如此荒诞不经的方式随随便便地就那么得到了。

……感觉有点白月光被拍成了米饭粒?

思绪纷乱间,他们吻着吻着就吻去了床上。

也许是叶修被易感期影响到了,邱非能感觉到整个过程中都充斥着一种忍无可忍又小心翼翼的急切。这种急切也感染了他,令他也渐渐全身心投入享受。

被急切烧灼的干渴,被忍无可忍渲染的焦躁,还有因小心翼翼反倒更粗鲁的动作,一切的一切都让人不由自主地颤栗。叶修的双手太陌生了,这样陌生的一双手居然就事无巨细地抚摸遍了他的全身,更遑论身体被侵入时不复以往的热度和触感……所有在他身上产生的快感都带着一点点奇妙的“背叛”感。他深知这是心理因素在作怪,可就是控制不住会有这种错觉。

明知不应这样想,邱非也无法不去做比较。

吻惯了的唇,抱惯了的背,听惯了的喘息和跟惯了的节奏,为谁而张开双手,为谁而打开双腿,因谁又索吻拥抱,就算事到如今再激不起他任何感觉,他还是觉得夏仲天要更胜一筹。这无关技术好坏,纯粹感情使然。谁让夏仲天不仅是他第一个男人,更与他相处十余年时光呢?

即使叶修的技术相当不错,可不是夏仲天就没有以往那种眷恋的温暖与安心的亲密。

结束的时候叶修低下头想吻他,夏仲天一般都是珍而重之地亲他额头或是脸颊,所以邱非就有些不习惯把头一偏。叶修倒也不计较,顿了一下就吻上脖子使劲儿吸出了两个印子。

“拔出来?”邱非感觉到身体里叶修的那玩意儿似乎蠢蠢欲动,反正时间还早也无所谓要不要第二次就问,“还是再来一次?”

叶修限尝试着动了动,确认硬结实了才说:“再来一次差不多十一点,做完正好洗洗睡,适度的疲劳有利于提高睡眠质量。”

“那怎么来?趴着?还是要侧着?”邱非配合地夹了一夹,仿佛也在确认这硬度够不够坚挺,然后挺意外地说,“存货挺多啊,还以为你易感期后会空仓一段时间。”

“男人四十一枝花啊,”叶修笑了笑,“而且性可以解决很多事。”

邱非一句“这倒是”还没说完,叶修就开始动起来了。不过他本以为叶修会变着花样玩,结果令他很意外的是,叶修竟然喜欢最传统最无趣的姿势。而他并不是那么喜欢,因为会有视线接触。在后来那段日子里,和夏仲天做的时候他们难得心有灵犀极其默契地一直避免面对面,最怕一对上彼此的眼睛就会发现应付任务式的敷衍和勉强。

好在和叶修没有感情纠葛,不然这样大眼瞪小眼十分尴尬啊。

“领队,要不换个姿势?这样干看着太尴尬了。”

自邱非来了国家队之后,叶修觉得他记忆中的那个邱非好像变了又好像没变。像是眼下这种亲密的时刻,腿还勾着他的腰呢,人还随着他在晃呢,居然就能冷静地提议要不要换个姿势。

……夏仲天你好样的。

“不用,我这人传统,就喜欢这姿势,你觉得尴尬你闭眼就得了,”叶修把摁着邱非的一只手空出来盖在人眼睛上,还故意提了句,“哎,就是别把我想成夏仲天啊。”

“哈哈,我要是把你想成仲天我就做不下去了,”邱非把叶修的手从自己的眼睛上拿下来放到腰那儿,情绪倒是比刚才高了几分,于是主动搂住叶修的脖子眯着眼边享受边说道,“叶修你重点,这种力度太小心了,只要别进生殖腔标记,入口蹭蹭没关系,反正我现在也不会发情,就当是今天给你的福利。”

“你简直在引诱我犯错,我可没戴套子。”

叶修虽然这样吓唬人,可动作依邱非所言猛烈了起来,比刚才小心翼翼的凶猛要放开手脚。

“没事,我也不喜欢套子,之前冈本杜蕾斯杰士邦的超薄型都试过,虽然差别是小是薄但心理关口就是过不了,”邱非说着就大力地夹了一把叶修,猝不及防之下把叶修弄得狠狠倒吸一口冷气,还好没直接缴械了,于是就笑着说,“我是要和人做,又不是和一只套子做,除非你确实自制力比较差。”

叶修被这一下弄得满头大汗却没再说话,下头的撞击如邱非所愿开始变得一下一下缓慢又沉重。可唯有一点,就是一眼不错眨眼也没有地盯着邱非,仿佛就算天崩地裂也不会动摇一下。

这是邱非第一次与叶修有如此近的距离的四目相对,甚至知识低头抬头间亲吻就能填补空隙。明明应该害羞才对,可他们却都是一副游刃有余的模样。身体被填得很满很满,占有他的是到目前为止的人生中他的第二个男人,虽然他们建立了炮友一般的联系,但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邱非无法不为之感慨。

“你别介意我有时会心思不在,实在是因为和你上床太有些令人不敢置信了,”人与人的对视极其容易就能知道对方到底专不专心,因此邱非特地解释了一番,“你技术很好的,我绝对有舒服到也有爽到,但是总是想到以前我追你时候的事还有后来和夏仲天的事,总觉得很感慨。”

“你的舒服和爽我切身体会到了,湿得厉害咬得也紧。”

叶修倒也不计较邱非这一副很配合却没有嗯嗯啊啊呻吟沉溺进去的模样,毕竟十年婚姻生活足够把人磨到灵肉分离了。所以他能感觉到邱非身体里面被插了几下就湿成小河淌水还知情识趣地咬住他不放,已经算相当不容易的了。

“……嗯,理解万岁。”

这一瞬间,邱非心里莫名有种轻松感。

……呸,怎么跟他在期待被理解似的……


tbc

评论(17)
热度(49)
© 阿月🍁|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