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邱/叶邱】半路 六

这天晚上,邱非把起了生理反应这个锅完全甩给了前夫夏仲天。

——谁让这货以前老是骚扰他耳朵来着?搞得他一有人在他身后低声说话就能起一手臂鸡皮疙瘩。

像刚才搭上叶修这种被迫发情的状况,下意识流露出来的性吸引目前只让他起了一点点生理反应实在是可以称得上客气的了。

邱非蹲在门前蹲到腿麻,却发现这生理反应虽然不强烈倒还挺持久的。他想了想医生说过绝对不会在腺体假死期间有自发性的发情反应,就很放心地跑浴室里自给自足了一回,直到前面后面都还算满足了才放心去睡觉。

为了杜绝可能有的“万一”,邱非后两天都没在他原来房间的门前逗留。就算那花旗参味道已经浓到三个房间开外都被搞得失眠,他依然好梦好眠。

——PM2.5空气净化过滤器以及活性炭你值得拥有。

和夏仲天生活的这十年,从结婚买房到采购装修,当时的他简直从兴致勃勃一路体会到了生无可恋。所以如果要问他生活的概念,那么他能很迅速地告诉你哪个牌子的地板墙壁木材、卫浴设备、厨房家电以及床上用品性价比最高。

夏仲天曾言,邱非你不堕处女座名号。

……等等,又跑题了。

邱非发现一件事,好像只要他一进入叶修的信息素范围内就会不由自主地想起夏仲天来。要不是他再三确认过已经不会想着夏仲天前面射精后面变湿,他真要怀疑自己是不是后悔和夏仲天离婚了。

……嗯?今天花旗参的味道淡了很多啊?

一路走过自己原先的房间,邱非还狐疑地忍不住回头。

谁想,门居然开了。

“……”

我现在该不该拔腿就跑?

邱非陷入了一瞬间的纠结里。

“……放心,结束了,”脸色蜡黄蜡黄活脱脱一副快要精尽人亡模样的叶修迅速地关了门,又仿佛四肢无力地靠在了门上装得很是云淡风轻地问,“你饭吃了没?”

“现在晚上十点半,我去给你买点夜宵吧。”邱非同情又怜悯地看着眼前这个因为作息混乱导致内分泌紊乱而提前进入易感期以至于发情的男人,“对了,我的衣服,我就带了那几件,这两天我穿的还是翻你的柜子找出两件替换的……”

“……那你淘宝新的——”叶修顺口说了一半,见邱非脸色瞬间变黑又改口,“我给你买新的。”

邱非脸色这才好了许多,然后从兜里掏出叶修房间的钥匙递过去:“总算可以物归原主了。”

“……咳,别,你还是再住两天,你房间……”叶修假咳了一声掩饰尴尬,“……总要打扫打扫,那个,什么都得换。”

“就你们A事儿多。”邱非无语,就没什么好气地说,“房间里又不是没有准备套子,你就不能戴上再搞事?”

“……那还真是抱歉了。”

所以邱非这话里的意思是夏仲天这么干过?

叶修没曾想过邱非会用这种过来人、老司机的语气和他说话。要不是他的自制力可以外加阅历摆着,又或是这十几年来都看着邱非和夏仲天在他面前或是他人口中或是媒体杂志里隐秘地大秀恩爱,恐怕吐血三升也不足以表达他此时郁闷的心情。

“你还是先回自己房间里洗个澡吧,”邱非没有露出太多嫌弃的表情,但是略转头避着人他还是看得出来的,“味儿也太大了。”

这种情况尴尬到不行,叶修也是没多说什么,二话不说就回了房间。不过他可没想到,邱非居然跟在他的后面。

“我现在又不能回房间,今天还是睡你这里,等明天收拾完了我再回去。”邱非的脸上有些不太高兴的痕迹,低头对着前几天刚买的手机点夜宵,“你先吃饭再洗澡,不然晕在浴室里我不负责。你那么重我只能拖,磕着手了可别怪我。”

“……你脑补的倒是挺完整的,”叶修哭笑不得,那张蜡黄蜡黄的脸看上去仿佛好了一些,“你是不是以前管财政支出?”

“没有,管家婆的活归仲天管。我也就是休息天的时候管管他的吃喝玩乐……嗯,别太过分。”邱非又不是十几岁的黄毛小子了,哪里会听不出来叶修话里话外的调侃意思,“我一会儿去大门口拿夜宵,你把沙发拉开铺好床再去洗澡。”

“行,没问题,”叶修应和了一句,刚开门就闻到一股淡淡的檀香味儿,越往里走味道越浓一些,“邱非,你还好意思说我,你这味儿也不小啊!不是说好了腺体假死吗?”

“哦,我以为你不会那么早出来就没喷空气清新剂了,你自己喷一下吧。另外,我腺体暂时假死的意思是我暂时不会自主及被动地进入发情期,又不是代表我不会放信息素,”邱非并不在意地挥了挥手,“再说我又不是机器人,会有需求很正常好吗?而且你不是已经发情过了吗?现在这点浓度你要是能被我影响可就太逊了。”

“……我跟你说,90%以上的强奸案都是熟人作案。”叶修认命地开始拉沙发做床,边动沙发边说,“我几天没吃饭了你就让我做事,煤老板都没你这么无良。”

“你想强奸我?我看不可能,我们这么熟了,你对我硬得起来?”邱非好整以暇地靠在墙壁上干看着叶修卖力劳动,心情倒是因可以使唤荣耀史上的第一BOSS而骤然好了起来,“至于我无良如煤老板这事儿,别忘了你面前的人曾经和奸商结过婚,如何压榨剩余劳动价值我也是耳濡目染过的。”

邱非完全不认为叶修是真的要上他。这就跟以前他和卢瀚文PK后对方输了的情况一样,抓着他的肩膀猛晃、嘴里叫嚣着“我要强奸你”一样,纯粹是熟人可接受的一种黄色玩笑。

“不过说真的,你好歹和一个O保持长久联系,不然下一次再碰到这种事真精尽人亡了怎么办?”邱非不无担心地说,“好在你现在已经不比赛了,这方面的影响可以降到最低——”

“——如果我想的是你呢?”

“……什么?”

邱非愣了一下,有些怀疑叶修是不是在开玩笑。可已经站起来面对他的人神色间并没有朋友般的玩笑,而是很严肃认真地看着他,看得他错以为是在做梦。

“我是说,如果我确实想和你上床,你怎么说?”叶修走近了几步,与邱非只有一步之遥时又问,“你答应还是不答应?”

“你……”邱非从愣怔中回神,靠着墙双手抱胸审视了叶修好一会儿才问,“做的时候你能忍住本能行为而不完全标记我吗?”

“能。”叶修有点意外邱非居然这样爽快,惊讶之余又补了句,“完全标记要锁定腺体和将A的精液注入O的生殖腔,前者就算咬了也只能算临时标记,后者……我可以戴套子。”

“不行。”邱非拒绝道,“我不接受进入生殖腔。”

“没问题,那我就不进去。”叶修毫无犹豫地就做出了让步。

“那行,暂时说定了,”邱非点点头,这时就听见手机响了起来,“夜宵到了,我去拿。”

叶修嗯了一声,并不多说就进了浴室。

Yes!!!!!!!!!

浴室里,叶修在无声地喝彩。


tbc

评论(28)
热度(44)
© 阿月🍁|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