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邱/叶邱】半路 四

当第一份夜宵抵达目的地后,第二份、第三份、第四份夜宵也就会不经意间纷至沓来了。

“……再这么吃下去,我就算多健身两个小时都没用。”邱非一边感叹一边不客气地吸溜面条,“这个味道挺正宗的。”

“你可以不吃啊,我又没强迫你。”叶修也吸溜着面条吃得津津有味。

“我决定明天开始早睡,领队你别来了,”邱非沉痛地宣布,然而跟着又是满足地喝了一口面汤,“真难得这里也能吃到片儿川。”

“就这家的味道还算正宗,我也是找了很久才找到的。”叶修吃完还有些遗憾地感慨,“不过我觉得还是酸辣牛肉更好吃一点。”

“是谁说健康是革命的本钱的?”邱非先是一秒想到之前叶修告诫他的话,而后又如法炮制地反嘲回去,“你当你还是十几岁的时候半夜泡面随便走起?健康是革命的本钱啊叶修大兄弟。”

“哟,很记仇啊,”叶修眉毛一挑,哪儿会不知道邱非这段话根本就是搬了他的话来嘲讽人,不由一语双关道,“做人要宽容要洒脱,做男人尤其要心胸开阔,不要一天到晚斤斤计较以前的事。过去的已经过去,我们还有光明的未来。”

“我这不是学谁像谁啊?论记仇这件事,你认第二谁敢认第一?”邱非毫不在意地搭腔,大约是几顿夜宵让他想起了过去的日子,和叶修说话间难免就有些比刚到国家队时要更亲近一些,“说起来领队这几天躲人躲得挺明显的啊,上午躲完中午躲,中午躲完下午躲,现在就连晚上都躲,我看再躲下去上面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能躲一时就躲一时吧,反正现在我还有喻文州和黄少天顶着,等他们反应过来了再说。”说着叶修就打开电脑看邱非今日的工作记录,又边看边说,“你说上面是不是闲得蛋疼,现在这么忙谁有空给他们拍宣传片?这不是瞎闹吗?真以为连着两年冠军今年就一定能三冠了?还要妨碍队员训练时间,真是……太把冠军想当然了。”

“真难得从领队这里听见抱怨,”听见叶修抱怨说不惊讶是不可能的,邱非把剩下的夜宵残余收到一起后扔到垃圾桶,“我还以为你早就练成了金刚不坏之身。”

“哦?你见过金刚吃泡面?”叶修剔了牙,甩出一根烟就叼上了。

……要不是这根烟并没有点燃,邱非觉得下一秒他就会破除吃人嘴短拿人手软这个话,直接把叶修连人带烟一起赶出去。

“你不要露出这种表情,我已经很照顾你不在你面前抽烟了,”叶修露出你不要得寸进尺的表情严正说道,“再特殊下去我——”

叶修说了一半忽然站起来,脸色十分不好地把邱非往门外推。

“帮我请两天假,还有这几天你住我那屋。”

说完,把钥匙塞到邱非手里后,门就砰地一下关了。

紧跟着咔嚓一声,像是从里面反锁了。

“……”

……这是我的房间啊,你易感你发情你有时间把我推出去怎么不自己冲回房间?

邱非无语地对着门大眼瞪小眼,神情极其复杂。

……不过这花旗参的味道还真是,特别适合熬夜的人。

嗯,提神。

“那个,领队,”邱非斟酌了一下敲了敲门问叶修,“你有相熟的O吗?要不要我去帮你联系?”

等了一会儿没听见任何回应,却闻到花旗参的味道越来越浓。为防万一邱非还是离开了这房间,拿着钥匙就去开了隔壁的隔壁的叶修房间。

不过联盟里这么多O,总有跟叶修深入浅出地合作过的吧?

邱非这么想时就有意给最亲近叶修的苏沐橙打个电话,嗯,咨询一下合作对象。毕竟像现在叶修特殊时期,他不小心窥得他人隐私非但不算太过分,还算帮了人一把。

可惜他的手机在房间里,而此时借给他十个胆子都不敢去拿。

综合考虑了一下所有的可能性,最后邱非决定先去睡一觉再说。至于之后的事么,还是等明天人事那儿上班了再去报备一下好了。

所以说,那么一大把年纪晚睡什么呢,真当跟他一样三十岁熬得了小半宿吗?你看看这下内分泌紊乱了吧?得亏他做了去标记手术腺体处于假死状态,不然刚才那情况还不得被迫引发发情期跟叶修天雷勾地火来一发?万一再糟糕一点被完全标记,那他可真是哭都哭不出来了。

邱非万分庆幸地叹了口气,却又很奇异地想到,年轻时还巴不得想叶修标记他呢,结果十几年过去早已沧海桑田变了另一番模样。

标记啊,爱情啊,婚姻啊,其实想想无非也就是一段时间的相处进而变得习惯。这个世上哪儿有什么真的你离不开我我离不开你的,能有一个人陪伴着走那么一段人生路就已经很不容易了。

邱非叹了口气,收回不知跑到哪儿去的神思。

然后出现在他眼前的是一个乱得十分有特色的寝室。

当然这房间他也不是没来过。比如每天要交报告啦、私下对队员的训练内容更改啦、拷贝文件啦等等时候就会来。所以邱非此时对这一室半乱不乱倒也没显得多惊讶,只是很随意地开了电脑登陆自己的账号,然后从公共盘里调出文件来打印了接下来几天要做的工作。

把要紧的事情做完,夜宵也消化得差不多了。邱非打着哈欠钻进了床上明显就是叶修早上都没来得及收拾的被窝,淡淡的烟草味和花旗参的中草药味道融合在了一起,显得有些别样地安抚人心。

所以梦里梦到了很久很久以前,他最后一次去为自己的爱情争取机会。

而叶修最后一次干净利落地拒绝他。

那天是个不错的日子,太阳躲在云层里休息,温度适宜并不烫人,与先前夏日炎炎的热到能叫人晕厥过去简直换了个模样。

他总觉得这是一个好兆头。

那时嘉世已经进入了挑战赛最后一轮。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和队员们一起把嘉世从沼泽泥潭里拉回来,但他知道他们所有人都断掉了后路,把一切努力、汗水和希望都破釜沉舟一样全情投进最后一场比赛里。

而他觉得,他也得为自己的爱情,年轻的、幼稚的、不成熟的爱情,去不遗余力地争取。瞧,他去年已经十六岁了,分化成了一个Omega,一个可以拥有属于自己的Alpha的Omega,而他们将会是彼此在这个世界上最亲近最亲密的人。

他知道叶修是那种网上常说的“三不”男人,做为联盟里顶尖的Alpha,花边新闻和风月诽闻总是不少的。但是好像因为他年纪小的关系,叶修的这“三不”对上他就从来只有“一不”——不接受。

伤心吗?废话,当然伤心。

难过吗?还是废话,谁能被拒绝还高兴的。

想哭吗?俗话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天这么好一会儿去跳个湖游一游放松放松。

不过一切对待叶修的非分之想从今以后就要停止了,他看得出来因为他的郑重与认证,叶修拒绝时也无比的郑重与认真。

好吧,好吧,其实被拒绝了也有好处,比如可以把一股脑的伤心难过到想哭的失意情绪统统在比赛里爆发出来。

幸好,嘉世不负众望获得了挑战赛的冠军。

而这也意味着,他终于走到了职业联赛的舞台上。

俗语有云,情场失意,赌场得意。

他觉得,这话很对。

很对。


tbc

评论(23)
热度(41)
© 阿月🍁|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