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国记paro/叶邱】风之泱泱 星火之遥 六

自被扔去乱葬岗以来,眼下大约可算死里逃生后过得最舒服的一天。

即便叶修那儿烧鸡好……茶摆了丰盛而他面前素食居多,饭菜也堪称佳肴,可比幼时年节味道。

唯一美中不足是他未洗得干净,只随意擦了把脸洗了个手。叶修言洗两遍太麻烦,吃完了饭洗澡也不浪费水,何况哪有先沐浴再吃饭祭祀的,当然要先吃饭再沐浴才能祭祀,不然这可是对天帝大不敬。

明知这是叶修随口胡诌的,可理由对得上,邱非想来想去自然没有拒绝。

“你知道现在要搬一桶干净的水有多难?”叶修衣裳敞了一半躺床上吐出一阵又一阵金水烟丝的清雅香气,“嘉国境内妖魔越来越多,多处水源已遭污染。幸而兴州城背靠高岫山延伸段,又有一些野木,不然和再往前去一些县党可就一样了。”

“州侯不是应该要供满瓮石?”邱非在桌前等着小二搬桶倒水,一点叫花子进大院的好奇与尴尬也没有,只疑惑状问,“……至少保翠院应该……律法明明有写……”

然而随即邱非这话接不下去了。

又不是不知道嘉国如今这世道,还天真?

云海之下万丈红尘,可复杂得很。

“那可是黄海里头的东西啊。”叶修只感叹了这么一句,而后却字字珠玑,“你以为八百年治世倾颓起来只是妖魔肆意这样简单吗?王气一旦压不住,镇守妖魔的封印就会松动。首先是妖魔肆虐,而后是土地贫瘠环境变得恶劣,接下来是路木、里木和野木纷纷枯萎。由上至下,从里到外,一国将死。”

邱非有口空嚅嗫,他清楚叶修提及的一切——曾在典籍里不知见过多少这样国家将死的描述——却无法真正将两者放在一起。

他这几年颠沛流离还未来得及去管自身以外的事。活下去已然辛苦,躲避更如惊弓之鸟,哪里还有多余时间去看看去想想眼前这一片满目疮痍。

王也好,国家也好,在活下去面前,什么都不是。

“……可国有假朝,”邱非终于找回了声音说话,稚嫩声音里有着自己也不知名的不服与辩驳,“王不在,国依旧。微国此一任王之前,假朝一百二十二年。”

叶修嘬了两口烟,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来。

“邱非啊,你现在这说话的口气可真不像一个人。”

这话让邱非愣了一愣,却没有反驳。

确实,他没有生而为人的自觉,也从未觉得自己是一个人。

若非家族突遭变故,他依然是云海之上终有一日出任御史或是大师的邱氏一族。岁月流逝于他与一场祭祀无异,华发丛生于他也与花开花落同意。他见过那些飞仙们一个个在云海边长吁短叹,叹挚友离世、叹时移世异、叹天地独我一人寂寞得不知如何是好……

可邱非觉得那些飞仙们都很可笑也很贪婪。

即成飞仙便是斩断红尘,那一刻起,便已从人变成与路木、里木甚至是野木一般百年、千年或许也可能是万年的国之支柱。

本不是人了,又何来人的毛病?

“哥,我……”邱非心思转了几转,从疑惑到轻蔑到沉默再到无奈,全副情绪却只藏在一双低垂半张的眼睛里,“我……我不知道人是何意,人也不过是一个模样罢了。”

“……你可真叫我惊讶,”叶修一改懒散姿态收了烟杆下了床在邱非面前站定,神情亦是一些怜悯的沉重,“你从未把自己当成一个人过吗?人的那些感情,开心、痛苦、愧疚、遗憾,爱与恨,你都没有过吗?”

“当然有过啊,”邱非抬头直直地回看叶修,目光中却又透着迷惑,“受伤会疼,难过会哭,开心会笑,可是大千世界莫不如此啊?正如土地过度使用会贫瘠,河流进入沙漠会干涸,草木应了时节会凋零,动物受到照顾会亲近人一样,万事万物都如此,为何一定要说人与别不同?”

“哦?如你所言,人既然是万事万物,天地间所有一切都是自然发生,那你又为何向天帝祷告?你们不都是一样的吗?”叶修饶有兴致地看着邱非皱眉,又缓缓问道,“甚至王、国、麒麟、子民不都应该是一样的吗?”

“这……”

邱非这下辞穷,他既觉得自己隐隐明白天纲却不知该如何说明,又觉得自己被叶修带着七转八拐地绕进了一个迷宫里。

“原本我还不知道除了让你身体强健先要教你什么才好,现在我可知道了,”叶修蹲下来一把抱起邱非,眼睛里有着别样的情绪,“首先我要教你的,是如何做人。”

“如何……做人?”邱非迷惑地看着叶修。

“是,你如今是一只刚从窝里掉出来摔地上的雏鸟,什么都不懂就已经吃到风霜,即然被我捡到了,那么护你一程让你长大总还做得到,”叶修这一次的语调里恢复了一贯以来的闲适懒散,却又难得添了一些不可捉摸的趣意,“其实在这世间人这种东西最有趣,以后你就会知道了。”

小二几次进出间浴桶里热水已妥当,邱非自是听见了动静,可他皱着眉陷在叶修话中无法自拔。叶修笑笑,把纠结得小脸都皱起来的邱非放在浴桶边沿处,连之后脱光了他衣服都没有察觉。

而后叶修的笑容淡了一些。

邱非右腹部处有一道狭长的伤疤,看痕迹应是利剑所致,应该是当年“大屠戮”中得来的。往常来说这样一道致命伤绝无可能生还,但邱非活下来了,想必其中一定有碧双珠的功劳。

不过对此叶修没有多问,只是转身回了床边这儿摸那儿摸,摸来一包东西。

“哥,这是……?”

褐色粉末融进了浴汤,一阵浓郁又心旷神怡的奇妙味道散了开来。

这是……

邱非一脸不敢相信,动了动鼻子细细嗅来。

……确实是永宁香。

一瞬间,邱非仿佛跨越了云海,重新回到了幼时记忆中家族聚居地。那儿终日飘散着这种味道,从房子里、花草里、衣袖里,每一处每一人都与这味道分不开,叫人心神安宁又满怀虔诚。

永宁香……

这是已融进邱氏一族骨血里的味道。

以前每逢大小祭祀前,沐浴焚香所用之物皆有定数。譬如洁净身体所用澡豆以及静心冥想之用线香,非永宁不可。永宁是第二十一代葭王莽王犯了觌面之罪后,由第一代嘉王妧王祭祀天帝时所用,遂成为了后十六代嘉王祭祀固定用香。

而邱氏一族继列为春官之下后,便管理一切祭祀用具。

邱非闭上眼大大地吸了一口。

“好闻吧?这可是很贵的。要不是你坚持以祭祀之礼相待,我可不会拿出来。”叶修用瓢有一下没一下地舀匀,还趴在浴桶边沿道,“来,我给你洗头。”

邱非的头发干枯又不够顺滑,用澡豆洗时都能打结,更别提之后冲干净那一团团看着便皱眉的死结。

“又团成结了吗?”邱非自然也看到了,转头想了想便说,“绞了吧,反正也碍事。”

“这叫什么话,若是这一团团结满头满脑,难不成你还剃光头?”叶修倒是很仔细很耐心地一点点解开,“这次剃光头爽了,下一次呢?次次剃光头可不是办法。”

“嗯……”邱非若有所思地应声,却又补了一句,“那如果确实是怎么也解不开的死结又该如何呢?”

“花费一点点精力与时间不吃亏,你看捋顺了也就捋顺了,”叶修以指代梳竟一点一点解开了那许多的死结,只是终究有一个死结怎么也解不开,“不过真遇到这样的死结,绞了也就绞了。”

手起刀落,一个死结就此落到了地上。


tbc

评论(5)
热度(29)
© 阿月🍁|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