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邱/叶邱】半路 二

一见钟情和日久生情这两种和“喜欢”相关的感觉其实很自相矛盾,但叶修觉得放在他身上又奇异地很合适。

喜欢上一个人的理由千奇百怪,喜欢上一个人的时机也无迹可寻。

像他是怎么喜欢上邱非的这种问题就真的难以描述了,从训练营起就能看见对方眼里的感情,到不尽如人意的分别后对方锲而不舍地追求……

孩子渐渐成为少年,可感情反增不减。他理解这种心里开花了一样对一个人的感情渐渐改变。只是当时他对邱非除了欣赏与前辈对后辈的期望并没有其他意思,自然也就没有越界,多一分特殊都没有。

在嘉世挑战赛之前,邱非再次来到他身边。而他这一次回绝后,少年仿佛终于死了心,深深看了他一眼就毫不犹豫地转身走了。

拒绝过那么多次,唯有这次印象最深刻。

可是转折点在他看到邱非带着他的队友将嘉世拉回联赛的那一天。

【我们回来了。】

这是一句隔着怀有同一心情的两代嘉世队长、旁人难以明白的陈述,是除了深爱嘉世之外谁也无法懂的、对待荣耀的告白。

所谓后知后觉大抵就是如此。

但是,已经晚了。

那时邱非的身边有了夏仲天,仿佛发生在他身上的来自邱非的追求同样发生在了邱非身上。只是夏仲天的攻势迅猛又耐心,又也许邱非知道这份不易,桃花不过才开了两次而已,叶修就很偶尔地闻到了邱非身上信息素变了。

然后在邱非刚满适婚年纪,请柬不请自来地躺在了他的办公桌上。

喜庆得让人刺目的信封让他不自觉皱眉,沐橙问他怎么了,他只好说你觉得我包多少才合适。

婚礼过后再见面的次数频繁到让他一度欣喜又无奈,因为新一轮的世联赛队伍里出现了邱非的身影。那时的邱非当然变得有些不同,个人技战术水准不提了,整个人也是更耀眼、更成熟、更……更甜蜜。

训练后偶尔碰见,不是在和夏仲天煲电话粥就是在对着手机语音。脸上洋溢的幸福真是看得他又安心又嫉妒。虽然他作为国家队领队也不缺排队倒贴的O,可偏偏他想要回应的那一个已经成为了别人的人。

喻文州跟他用粤语说了句,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叶修想了一下说,矫情,你跟黄少天闹别扭就来恶心我?我这样子就是刚巧没赶上,即然没赶上那只能一旁看着了。

然而看着看着,看他甜甜蜜蜜,看他恩恩爱爱,看他忐忐忑忑,看他郁郁沉沉……

看了十几年都没觉得腻味,倒不是求而不得,最多算偏安一隅懒得动弹。谁让他也是四十岁的人了,荣耀上分了大半,邱非这里又得了剩余,哪里还有时间有精力再分东分西把感情分给其他人?

而且他爱的人啊……

长得不输周泽楷(滤镜不要在意),荣耀技术不错(除了打不过他),年轻(比他小十岁),富有(嘉世队长年薪不低),有责任有担当(十年队长当得比他受爱戴至少没被赶出去),体贴温柔(经常听见交代电话那头的穿衣吃饭),最重要的是痴情(都熬过七年之痒了,是个适合过日子的)。

如果这都能移情别恋,估计世上也就没有爱情可言。

呃……虽然这场双人戏里面的主角不是邱非和他,但他很高兴他爱的人是个这样值得去爱的人。

而正因为这样的日久生情,所以以后每一次相见才会是一见钟情。

不过……

事情又来到了一个转折点。

叶修觉得大概自己前五百辈子一定做了不少好事,以至于明明一条死眼见到底的路里居然也能开出生门。

邱非在国内联赛第二十二赛季冬季转会期时突然宣布退役,紧接着两个月后与夏仲天和平离婚,又一个月后在夏仲天陪同之下做了去标记手术。

到如今,再次来到他面前。

……简直幸运值+max啊。

叶修给邱非买完抑制剂后,带着人就出去找了家火锅店。

“这大夏天的,吃火锅正合适,俗话说冬病夏治。”叶修啪啪啪点完后觉得不够久又叫了两大盘羊肉,还推了一盘给邱非,“来来来,补补。”

“……我这好像也不是冬病吧?”邱非知道叶修话里头的被仿佛是嘲讽又似乎是玩笑裹了一层的关切,笑着接纳了眼前显然足足有二斤的一……盆羊肉,真是顺嘴多了一句话,“该补的仲天早给我补好了。”

叶修不动声色地涮肉,又道:“他补他的,那是冬补。我治我的,这是夏治……唉,你说这人怎么连名字都要占便宜。”

说得自然是这个“夏”治。

饶是邱非这十年来练出了点人情世故也依然没能体味叶修话里的真意,他只以为叶修是半玩笑半关切地安慰,却并不能懂这包裹得十分细致的、如刀锋一样尖锐的迁怒。

夏仲天就是病,一场你冬天里生的病。

“领队,我知道你是关心我,谢谢,”邱非说了一句后停住了,夹了一筷子肉到锅子里来回涮也不拘谨,大口吃起肉来更是毫不含糊,再喝下一大口酸梅汁,真是爽了个透顶,这才又说,“其实我现在也是明白了,我这样称不上多有意思的人是不能找工作圈里的人结婚。仲天这人……高富帅又清白无不良嗜好,温柔体贴有情趣不说,连技术都没二话,更迁就我的工作顶着家里压力没要孩子。可是到后来不也一样话题只有工作没有其他,日子过得和在战队大锅吃饭没两样……”

叶修忽略掉了邱非这番话里对夏仲天的种种褒奖,包括那个不可言说的“技术”,他只听见了一个很重要的信息。

……等等,邱非居然不打算再找圈内人了吗?!

不是吧,连机会也不给?

“你这里可不对,严格意义上来说夏仲天可不是圈内人,”叶修笑着说,“不过你这种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心态我还是挺理解的。”

“也不是吧,就是……”邱非形容不上来,皱着眉吃了口肉才又抬头看着叶修开口,“就是看得见的死路何必非得一门心思走到底,明明还有其他的路。”

“你不打算结婚了?”叶修已经涮完了大半盘肉,又挥手让服务员上了盘,“一直单身?那你身体……”

“结不结的不知道,反正我算是结过一次昏过一次了,开心也好不开心也好,横竖日子就这样了,”邱非继续吃吃吃,剥虾的间隙才抬头认真地说,“领队你不是O不知道,去标记手术疼得我都想索性做去腺体手术防患于未然了。不然再搞一出来,我可吃不消。那手术太疼了。”

一听邱非这样说,叶修就忍不住又下筷子涮了波肉狠吃。

“不过你还说我,”邱非撑不住开始涮了蔬菜吃,见叶修吃得狠也是惊奇,大约着气氛挺好就一不留神说了点过界的话,“领队这么多年风花雪月可没少,只怕也是知道结婚的麻烦吧?”

叶修听了胸口一阵闷气,但有什么用呢?

“我也不是不想结婚,就是没那个人,”叶修另一盘肉也快见了底,筷子刷刷几下又捞上来一波肉,“我连标记都没对象,和谁去结婚?”

“……我以为追领队的O从我前面数得大一千,往我后头数得小一万,”邱非倒是没疙瘩地拿自己开玩笑,“我们都猜你是不是有私生子——”

“——邱非,我怎么没看出来你现在变这么八卦了?”叶修又好气又好笑,“以前你可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你再看看你现在……真是岁月如梭啊!”

“没办法,当你跟仲天三天两头被绑着上娱乐版还被狗仔穷追不舍的时候,是人都是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的,”邱非浑不在意,还和叶修分享了一个八卦,“其实我们都以为你有好几个O的。”

“你以为现在是古代吗?还好几个O……”叶修哭笑不得地说,“我还好几个A!”

“……看不出来,领队挺猛的。”邱非佯装震惊打量了一下叶修,“难怪吃这么多。”

“哟,那正好,我眼前可有一个没被标记的O啊,”叶修配合得作出一副恶霸流氓的样子,却也暗地里试探着,“怎么样?有没有兴趣来一场说标记就标记的性爱?”

“不约,不约,”邱非没忍住笑出了声,“叔叔,我们不约!”

也许是这顿火锅的关系,也许是叶修的话因为太不可能反而成了玩笑话,邱非并不觉得叶修刚才那句话里有性骚扰的嫌疑,而是很给面子地接了梗。

……虽然其实叶修确实有打探邱非底线的意思在。

这样一个机会,他怎会错过?


tbc

评论(10)
热度(45)
© 阿月🍁|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