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国记paro/叶邱】风之泱泱 星火之遥 五

翌日,鸡鸣,城门大启。

官道上没有熙熙攘攘排队,只猫儿两三只零零落落等候入城,和邱非一路行来所见萧条越发相称。

朱旌无异,只二人身无长物惹得守门多盘问了两句。

“你这二人怪哉,黄朱之民东西甚多,须以马车记,怎的你等啥都不见?”

邱非见此情形倒是很是机灵又乖觉地躲在叶修身后遮了大半身形,只一副被惊吓模样地露半张怯生生的脸。

……若非和这小子生活半年有余,恐怕他也会被这精湛演技骗去了。叶修心里一阵好笑,面上却透着这城里常来常往死气沉沉的悲凉。

“唉,这不刚死里逃生。前些天妖魔又袭,若非这朱旌揣怀里,怕是要和车马一起当了妖魔吃食去。”

这话倒没再让守门多疑,反挥了挥手让二人过了。又见那孩子虽没有瘦得脱了人形但也黄蜡黄蜡干瘪的脸,在给予查验放行后多提了那么一句好心话。

“这儿边境地界,若是往晖国去可别多留日子,不然……唉,去吧去吧。”

这话后头什么意思叶修与邱非哪有不明白的。

王驾崩,国倾颓,妖魔肆。

这边境之地何愁没有妖魔啃完后人做的沤肥料,又接着养出一片血腥土,多少年也抹不去那股鼻尖流淌的铁锈味儿和腐臭味儿。

“……不过尧帝今年愿意佑嘉国,也许日后便好了。”

邱非清楚此刻不过是师父权宜之计的随口胡诌,可听守门那样一说又忍不住多了嘴。

是啊,夏收广庆。

嘉国日益崩溃,却仍能叫边境之地、这历朝历代动荡更迭时期由妖魔首先肆虐吞噬之地,有一个大好收成季。

这般想来,约莫假王做得顺天纲依伦常,尧帝天神才肯再次赐福。

像越王陶轩那般做八百年大国,翻山失败连累整个嘉国为其陪葬?然而百姓又何错之有?只因为这一遭,安乐家园瞬间破灭,父母族人一朝离散,惶惶不可终日只怕下一秒性命不保……

可看看啊,现如今即便没有王,一样能叫嘉国获得天神祝佑。

所以……王这种东西,究竟有何意呢?

“啊,是啊是啊,小弟你这一说倒也无错,最近妖魔来袭确实比往日里少了些……”

守卫最后那点自言自语溜进了邱非耳朵,让人清醒。他回头看了看清晨里泛出萧条破败的高大城门,总也觉得这情景里有死气也有生气,交交杂杂缠结不清。

过了些时候入了城,气氛终究好了些许。夏收广庆是个好兆头,好兆头便会让人欣喜愉悦——起码不用当那饿殍。

街边有小贩挑担吆喝买卖,商铺也热闹了几分。南来北往的人今日里穿得也漂亮许多,不再如平日灰蓝白赭寥寥几色,多了玄青、乌黑、赫赤、丹、彤等等类祭祀色。

叫旁人看来也是喜气洋洋的。

是啊,吉礼如何不叫人喜气洋洋呢?

“邱非,为今之计还是先去弄身礼服再淘点朱砂,”叶修往怀里掏了掏,掏出包烟丝来,“幸好有两包,怎么着都能舍一包换点钱来用用。”

邱非自然晓得他这位师父有异技傍身不担心钱财,但也不曾想到还会这般胡闹。万幸是在州都兴州城,若是其他县党等弹丸之地,怕是连给他烟丝换钱的地儿都没有。

“你这什么眼神?”叶修瞥见邱非那无语的眼神,随即在人脑门上敲了个毛栗子,“这可是金水烟丝,头等的烟丝。”

“……哦。”

只一个面无表情的应声,因邱非不知该作何感。

叶修笑笑不以为意,带上个小尾巴便满大街奔忙。这边儿烟丝换了钱,那头儿就揪上人试那简单版玄衣纁裳——演艺用祭祀服少了正礼服那些丝丝扣扣的严苛规矩,只单单颜色要对、工整干净便行。最后更跑了三家笔墨店淘换了些不错的石墨朱砂,还讨价还价跟店家免费要了支瑕疵圭笔。

半天下来转得邱非头晕,试了不下二十来件款式差不多的玄衣纁裳,脸上也被鬼画符似的画了条条横竖说是要看手感。但邱非没有二话,这可已是精简到不能再精简的祭祀了。无论是否落到卖艺地步,感恩尧帝也是感恩,而感恩便是最小的祭祀。

家族曾列春官之下,这天生骨子里头的东西是改不了的。

等太阳顶到头上,叶修一身钱财便用了大半。他倒也没觉挥金如土,摸了摸下巴啥也没说又领人去了一条巷子深处的酒肆。

老远老远,邱非便闻到了那醇厚浓郁的酒香味儿,抬头去看叶修却很意外看见这人一脸无奈隐忍。仔细感受了一下,更是发现叶修竟连呼吸都缓下许多。

“怎么了?”邱非有些担心地问,“呼吸都变了。”

“闻不得酒味儿而已,没事儿。”叶修笑笑,那无奈还是没下脸,“这是有人特意等着看我出丑。”

邱非想了想恍然大悟:“你酒量不好?”

“嗯,特别不好,”叶修做了个嘘的手势,“告诉你一个秘密,我一杯倒。”

邱非瞪大了眼睛。

“真的,”叶修严肃地点点头,“不骗你。”

这话邱非是信的,否则叶修也不会面露不适,忙保证道:“我不会告诉别人的。”

“嗯,你——”

“——看不下去啦!你好会哄小孩子,”一个温柔又不失活泼的女子从一扇门里走了出来,前一句还在活泼里,后一句已然温柔了,“你可终于来了。”

“啊,来了,”叶修回了这份温柔,低头又忽然对邱非说,“不是哄你,我真的一杯倒的,所以你要看着我点儿,别让我碰到酒,不然就跟你一会儿一样不省人事了。”

邱非还没体味过来这话是何意,忽然一阵异香袭来。胸口被极快地伸来了一只手拿走了珠子,随后他的意识便不甚清楚了。

这是……迷药?!

最后听见的是那女子说的一句“你怎么把他也带来了”。

珠子——?!


叶修抱起了邱非,示意苏沐橙进屋说话。

“你要下药也看着点儿,他身上可是有碧双珠的,”叶修小心地给邱非换了个姿势,这才对苏沐橙说,“蓬莱有消息了?”

“百花真君说舍身木上已有嘉国卵果了。”苏沐橙道,言语中有了些欢悦,“女怪已守在一旁,必不会让其和兰麒一般……总也是好事。”

“倒是很久没见百花真君了,他能出来看样子黄海那边应该没什么问题了,”叶修感慨了一下又说,“等再过段日子,我带邱非去一趟黄海。”

“不等黄旗飘旋于天下再动身?等等,现如今他身上旧案未了,旌券拿的也是朱旌,又如何能去升山?”苏沐橙愣了愣,又恍然大悟,“莫非你是要……”

“现在他哪儿能升山?我就是带他去逛一逛,”叶修笑道,“世界之大,若困守一方以后翻山可不易,第一座山他是不愁,可还有第二座、第三座。”

言语间竟是料定了邱非会是以后嘉国的王。

“说什么不愿回去,还不是为了嘉国忙前忙后啊!”苏沐橙也笑,却笑着笑着难过起来,“也是第一次见你这样的冢宰了,哦,不,前冢宰。”

这言语间居然也是全权信任,完全不顾叶修这般说有大放厥词、甚至大不敬之嫌。

“是是是,我就是劳碌命,那前秋官长苏大人,该说说其他事了吧?”叶修作出一副讨饶的样子来。

苏沐橙便再次笑了起来。


邱非是被一阵阵嘈杂闹醒的。

然后他发现他在叶修背上。

“醒了?”叶修说,“珠子挂你脖子上了,我可没有拿,只是有些话不好让你现在就听了,等你再大些我告诉你。”

“你——”

邱非下意识摸了摸胸口,确实珠子还在。

“那好,下来吧。”叶修把人放了下来,对一旁懵了的小家伙说:“走,哥先带你去客栈好好洗洗尘。”

邱非一愣,他自然晓得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

即然珠子还在、叶修又说会告诉他,他便等就是了。

“知道你把卖艺也当真,”叶修见邱非不闻不问一副懂事的模样,笑着岔开了话说,“沐浴焚香而祭祀,总也要让人身处心安舒适的环境才行。苦修虽然也磨砺人,但有条件时何必把自己弄那么狼狈,哥哥我都还没这么辛苦过。”

邱非又愣了愣,喃喃道:“……哥……”

“走吧,带你吃好吃的,”叶修把手伸出来,“我家邱非在长身体,可不要虐待自己。”

这活脱脱是哄孩子的语气偏偏让邱非鼻子一阵酸。

那句“我家邱非”何其像他兄长!

“不过试了几件衣服画了几次脸,怎么一副哭哭唧唧的样子?”叶修哪里不知邱非这一脸伤心又何而来,便转移话头调笑起人,“难道你以前穿过几次女装就成了女孩?”

邱非脸上颜色转了几转,最后是羞恼替了伤心,却也半声不吭由着叶修带他去客栈。

穿过好几条街,等停下时,邱非多少有些诧异地瞧着那还算气派的三层客栈,心里倒想叶修此人果真不一般。他以为的客栈是街边民宿排成行那种低廉场所,谁想竟是这般豪华大气。

匾额上书“兴欣客栈”四个大字,行云流水笔走龙蛇,显然是花了大价钱请文豪题的。

“我一朋友的店,爱住多久住多久——”

“——叶修!你怎么来了?!你、沐?等等,怎么回事啊???”

亮堂又清脆的声音传进邱非耳朵,人未至声先到,一听便让人心生好感。邱非抬眼见到的是一个标准清秀美人,只因这熟络惊诧的语气便能晓得这二人是熟人了。

“……陈大老板娘,给准备点吃的,素的多来点儿。”叶修揉了把邱非的脑袋,“先把他安顿好了再说。”

邱非只见那被称作陈大老板娘的一脸明白,却携了满面“我一会儿再问你”的表情二话不说把他和叶修带进了店里。


tbc

评论(30)
热度(31)
© 阿月🍁|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