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世番外 贺&张】那些不为人知的一面

你要问贺铭喜不喜欢荣耀。

回答一定是喜欢的。

不然他也不会来做职业选手,虽然其实也没有喜欢到像叶秋那样可以为之奉献一切的地步。他只觉得有不菲的收入和将自己还算喜欢的东西变为工作,嗯,挺不错。

比较遗憾的是工作上总是不很顺利。

谁不想万众瞩目?谁不想众星捧月?可是第六赛季出道的新人里,只有他还在第六人这个身份上挣脱不能。

所以贺铭毫不介意自己去抱刘皓的大腿,卑躬屈膝谈不上但曲意逢迎是有的。叶秋看不上他,没准跟着副队长就可以成为首发队员呢?

是,他对首发在乎极了!

在乎极了!

“就你这种性格,能摆脱第六人才怪。”隔壁床的张家兴嘲讽地放话,“刘皓那个家伙你真的少跟他掺合,你又不是没能力。”

“你是牧师是固定席位的首发当然不慌,所以少来说风凉话。”彼时贺铭还不知道,几个小时以后所有的一切将会天翻地覆,而现在他只是茫然地看着天花板,“我就不一样了,我既不想做陪跑团,也不要做第六人,我就是想做首发。”

“那你好好提高技术啊,叶秋这个家伙虽然在指导人的时候又啰嗦又鸡婆还要求特别高,”张家兴一开始说得很没好气,但后来突然又弱了几分,“……但是很有耐心的,你真要问什么他都会不藏私地告诉你,就是太啰嗦了点。”

“是是是,他教人这点上我不否认。他老说你的那句’治疗可以有杀手的意识,但是杀手意识太浓的治疗,不会是一个好治疗’,他说你说得我光在一边听着都能耳朵生茧了,”贺铭翻了个白眼,“至于队里那些事……你是保持中立,可那又有什么用?老板就是对叶秋不满,你都在嘉世两个赛季了,你会感觉不出来?”

“那你也不用跟刘皓混一块儿去,”张家兴直话直说并不绕弯子,相反还有些冲,“没让你雪中送炭,你也不用落井下石,当什么小人。”

“我知道,可我不想坐冷板凳也不想做第六人。”沉默了半晌后,贺铭开口说了一大堆的话,“你是牧师,队里缺谁都缺不了你。可我只是一个输出,一个随时都能被替换的输出,老板看我顺眼我才待得下来。就算是叶秋,他要不是嘉世的标志性人物,我估计早就被老板踢出去了。你是嘉世训练营出来的,难道我不是?我们是为什么会来嘉世,谁比谁不清楚。可是你看看,现在还是嘉世吗?出了嘉世,你可以去的战队不少,我呢?我就不知道了,没有成绩就没有战队来找我,没有战队来找我我就要饿死街头的好吗?”

“……你想得也太多了吧……”张家兴咋舌。

“我没想多,这就是现实,”贺铭叹了口气,“因为除了玩游戏,我什么都不会。”

“那如果嘉世变好了呢?”张家兴问。

“……你别做梦了,叫做今年运气好进了八强,下一年你看吧,老板和刘皓一定会想方设法让叶秋卷铺盖走人。”贺铭冷笑着,他都懒得理张家兴这个假设,可是心里还有那么一点点希望又忍不住去想这个假设,“……如果真的变好了,如果真的变好了……”

但最后到底也没有说出什么来。

“叶秋一直在全力以赴,可是刘皓不是,我个人觉得该走的应该是刘皓。没他少多少事,”张家兴毫不留情地在人背后说话,忽然又话题一转,“今天早上我看见有很多股东来,还有那个卖饮料的小开,不知道会有什么事情。”

“能有什么事,除了投资就是拉赞助呗,”贺铭的语气有些低落又有些自嘲,“总不见得是换老板。哈哈,如果换老板,那我一定好好干。”

“你得了吧,你要是心思少点,现在就不会还是第六人了,”张家兴不客气地戳了贺铭的痛处,“你还是老实点,其他事也少掺合。只要拼命努力提高技战术,总有一天你能成为首发的。”

“希望吧……”贺铭感慨了一句,忽然回过神,“等等,我还以为你是中立的,原来你内心还是向着叶秋的啊?”

“你这不是废话吗?”张家兴忽然翻了身背对隔壁床,连声音也轻了些,“你们也许在比赛里和刘皓跟叶秋对着干产生了情谊,可我的织影一直都有一叶之秋的保护,来救场最多的人从来都是叶秋好吗?这种情况你让我怎么可能跟刘皓一起搞叶秋?就是现在中立旁观我都觉得很不舒服。听过围观沉默就是共犯这话吗?我现在就这样。”

“那以后等我厉害了,我也可以来救你。”贺铭脱口而出,又意识到这话很奇怪就补充了一句,“咳,我的意思是,大家都知道刘皓什么人……”

“知道归知道,但老板的意思最大,”张家兴抱怨着,忽然问,“你什么时候走?”

“过几天吧,省得回家还要看老爸脸色,他一直很反对我玩游戏。”贺铭叹口气,又自嘲地说,“枉费我还拿钱回家,好赖也比他们两个加起来都多五倍!”

“啊,我懂我懂,我就比你好那么一丁点……”张家兴突然坐起来,“要不我们去偷听?反正无聊也是无聊着。”

“……”贺铭看智障一样看着张家兴,而后说,“你傻啊?他们开会有保安的好吗?”

“老王?”张家兴愣了愣,“什么时候看门大爷的级别这么高了?”

“我拒绝跟你说话。”

贺铭翻了个白眼,从床上爬起来。

“你干嘛去?”

张家兴大概也是无聊的,跟着贺铭就起来了。

“上厕所,你要跟着?”贺铭斜眼看了张家兴,“想不到你还有这样一个爱好。”

“……嘿,我这暴脾气……”张家兴不爽了,因此故意跟在贺铭身后,“老子跟你后头怎么了?有本事你小子比赛时别凑过来啊!”

“神经病,懒得理你。”

贺铭砰一声关了厕所的门。

“贺铭,你给我等着,这梁子结了啊。”

张家兴在外面慢悠悠说着,还敲了三下厕所门。


但事情的发展太戏剧化了。

是有人卷铺盖走人。不过不是叶秋,居然是老板,哦,不对,是前老板和刘皓。

……一定没有人知道在他被通知这个消息的时候内心有多尴尬。他真的以为自己也会和刘皓一样被通知走人,谁让他和刘皓在外人眼中看起来还不错呢?

但是很庆幸的是没有。

就算是曲意逢迎如他,漠不关心如郭阳,跟班如王泽和申建,叶秋和新老板都没有把他们弄走的意思。哪怕他还记得叶秋给他们的评价其实都不算特别高,比如说总是给他、王泽还有申建重复的“多余操作太多、心思太多”这话。

他真的以为他们,或者只是他,走定了。

“你看你看你看!傻了吧!唉哟哟哟哟!!!!!师傅!!轻点啊!!!!”

张家兴按掉电话,还没来得及嘲讽贺铭,自己就被按摩师傅一顿整。

“小伙子,我已经用了很轻的力道了。”按摩师傅甲用一种仿佛看待晚期癌症患者的口气说,“你要是再不注意,小心肩周炎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贺铭背上骨头断了似的一节一节地咔咔直响,边抽气边鬼叫边回嘴,“张大奶老子告诉你!!!嗷!!!只要老子能当首发!!!啊啊啊!!!!老子就当嘉世的狗!!!”

“小伙子,你也要多运动运动才行,不然再过几年就得腰椎间盘突出。”按摩师傅乙直白地说,“而且你这情况我只在四五十岁的人身上见过,骨头都老成渣子了。”

“嗷!!师傅你不要用这种我快死了的口气——啊啊啊啊!!!!”贺铭又痛又爽,眼泪都快飙出来了,“我只是一个月——嗷嗷嗷!!!!一个月没来而已!!!”

“以前症状都没这么严重,”按摩师傅乙并不管贺铭的鬼叫,下手一如往昔,“每次你只要休息一段时间再来就会这样。”

“痛、痛——!!!!”

贺铭还没说话,隔壁床的张家兴就又开始鬼叫起来了。

“——这就叫痛则不通,通则不痛。”按摩师傅甲顺嘴接口,嘿嘿笑说,“早发现,早治疗啊。”

“啊哦嗷嗷啊!!!!!师傅你站着说话不腰疼!!!!”

张家兴依然鬼吼鬼叫中,可贺铭愣住了。

痛则不通,通则不痛。

早发现,早治疗。

这两句话实在是太老生常谈了,甚至都能让人觉得是老太婆的裹脚布又臭又长。可确实是真理没错,确实是那种“站着说话不腰疼”而“腰疼躺着哇哇叫”的真理。就算他读书只读到高中也知道什么叫沉疴顽疾,但沉疴顽疾总比病入膏肓要好。

叶秋的身影太高大了,仰望得让人脖子酸疼,进而抱怨挡住视线遮蔽前路,以致心生怨怼与嫉恨。而抗拒与不认同又怎么可能让一支队伍走得更远?贺铭扪心自问,就是他自己也曾经想过借助嘉世这个跳板跳去其他更好更有潜力的战队。

可什么才是更好更有潜力的战队?

上下一心,充满活力。

而嘉世太让人窒息了。

“师傅我错了嗷嗷嗷嗷!!!!我错了我错了——啊啊啊啊!!!!!”

贺铭的话还没说完就已经在按摩师傅的再一次按压的中途变了音调。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旁的张家兴看傻逼一样看贺铭,可笑着笑着又嗷嗷叫个不停。

痛当然是痛的,可痛完就好了。


新赛季开始,新老板和叶秋共同从训练营中挑上来了一个闻名已久的小萝卜。

邱非嘛,谁不知道?

就在贺铭刚进战队时,叶秋就已经差不多训练完了之后隔三差五,不对,三天两头钻去训练营里看人了,更别说夏休期那天天上赶着去指导的架势。若非清楚之前真正搞坏战队的始作俑者到底是谁,没准连他都能认可训练营里萝卜们的传言。

贺铭冷眼旁观也知道是怎么回事,想必所有人都知道是怎么回事。

嘉世下一任队长,毋庸置疑。

张家兴背地里和他开玩笑说“这下你有救了没准儿这颗小萝卜能让你进首发”,面上却还是直话直说插科打诨的样子。

谁都以为张家兴性子很直,是,性子确实直,嘴没遮拦,重点歪成圆,偶尔连情商也下线……但他知道张家兴什么都看在眼里,什么都放在心里。或许只有像他们两个住一个寝室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才能窥见张家兴一点真实的模样,如同张家兴也知道他心里的那一点点对于嘉世、对于叶秋、甚至对于刘皓的复杂情绪。

“那小萝卜其实还不错。”张家兴在某一天忽然提到了邱非,“气场挺好,跟叶秋挺像又不太像,没那么高高在上,就是太正经了点。”

“叶秋?明明他就是嘴炮犀利!说话不饶人!自恋技能点全满!这样你说他高高在上?!”贺铭正啃着上校爷爷家的鸡翅,一听这话差点没喷鸡肉丝出来,“不过那小萝卜确实太正经了点。”

“所以我说你首发有戏啊,感觉那小萝卜会顶你的位置,”张家兴偷偷瞄了一眼开始有些郁闷的贺铭说,“就算叶秋嘴炮犀利、说话不饶人、自恋技能点全满,但毕竟技术第一牛逼,小子认不?”

“……认,叶秋全联盟最牛逼。”贺铭郁闷地承认,“不过如果那小萝卜真顶了我的位置,而我又当首发,那你就能看见叶秋一个崭新的腿部挂件了。”

“你可真TM狗腿。”张家兴吐槽,“难怪看不上刘皓还跟他凑一起。”

“申建比我更狗腿好吗?你看现在他还不是怂了,”贺铭嘬了嘬手指说,“其实要是队伍好,谁没事儿找事儿搞来搞去啊。”

“洗,你给我继续洗,真TM能洗白,你退役了嘉世该请你做外宣!”张家兴正怼着人,忽然叹了口气说,“不过叶秋对小萝卜可真好啊……”

“哟呵,队奶吃醋啦?”贺铭来劲了,“你怎么不说小萝卜成天干点什么?说实话我真是同情得很啊,又要被无时无刻教育又要写报告又要陪着上游戏下副本……换我我肯定已经在天目山路305号了。”

“那我一定会去看你的。”

“滚滚滚!!!有多远滚多远!!!”


end

评论(11)
热度(56)
© 阿月🍁|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