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邱】以斯莱特林之名 二

下了火车后夜幕已低垂,邱非和叶修也暂告分离。

而邱非更是在白胜先依依不舍的目送下,转身给了闻理一个胳膊。闻理抬眼无比优雅地看了看他就轻笑了一声,将手挽进了这个代表邀请与伙伴关系的胳膊圈里,与邱非一同从另一道门进入了霍格沃茨的大厅。

四条长桌上已陆陆续续坐下了各个学院的学生,桌上摆着金光灿灿的盘子和雕琢精美的高脚酒杯。由于盘子酒杯都是空的,因此去年邱非见着这些酒杯第一反应是霍格沃茨真是别具一格,居然让允许未成年人喝酒,但随后这酒杯里忽然涌现的橙汁与南瓜汁让他莫名其妙地对霍格沃茨失望了一小会儿。

长桌的上方,是成千上万支白色蜡烛摇曳着烛火正以一种极小的幅度上上下下地悬浮着,其间穿梭自如的幽灵们正风格迥异地和学生们打招呼。而再往上看去,就能见到另一种奇迹。代替建筑顶棚的是天鹅绒般漆黑深邃的广袤夜空,或隐或现地点缀着无数明明灭灭的闪烁星光。邱非第一次见到时就觉得诗人们赞颂的钻石星辰一定就是这种模样。

这些与麻瓜世界的学校完全不同的模样昭示着霍格沃茨到底还是一所魔法学校。

但邱非此时此刻并不在意这些,他在意的是另一件事。来时他已不动声色地留意过了长桌上的人,而叶修并不在席。

这让他不得不重拾担心,抬头便朝教师席看去。那儿坐着的从各个学科的老师到冯校长一个不缺,且冯校长神色如常并无不妥。

这让邱非觉得简直不可思议!

要知道叶修可是把分院帽弄到精神崩溃叫嚣着罢工了啊!在一年一度如此重要的时刻,缺了分院帽怎么行?!

冯校长居然没心脏病发!

表面上正和学长学姐们寒暄,可心里早已刷着各种怎么办和后果的邱非十分担心却也十分好奇一会儿的分院仪式该怎么完成。但少部分或机敏或聪慧或狡猾的斯莱特林们已经注意到了他们天然伟大而正确的级长叶修不见了,于是这一现象便经由眼波流转间心照不宣地在斯莱特林长桌上传扬了开来。

邱非对此而来的各色秋波纷纷回以“非常抱歉我不知道”的歉意笑容。这叫一旁的闻理看了轻笑再三,却对邱非投来的“作为朋友怎能袖手旁观”的眼神控诉不予理会。可即便到了魏琛教授拿着脏了吧唧打着补丁的分院帽开始解释分院仪式,邱非仍然没有看见叶修的半点影子。

“啊,又要开始唱歌了。”邱非听见身旁的闻理既非嫌弃又非讨厌地无奈说道,“去年唱了整整两分钟的魔音入耳。”

“却只能由分院帽来决定进入哪个学院。”邱非也是感同身受地感慨,“不知道它今年会唱出什么内容。”

“每年都不一样,”闻理忍不住吐槽了一句,“我看等毕业了之后都可以按照它的歌唱内容来认亲了。”

邱非正要笑,却听见分院帽开了口。

“今年不唱,这就开始吧,早收工早休息。”

全场,从学生到教师们到冯校长都是一片哗然——除了新生们什么感觉也没有。邱非却在这一片哗然里感觉到了一丝丝怪异——为什么这个分院帽说话的方式这么叶修?

然后邱非摇了摇头把这个荒谬的念头甩到脑后。

“白胜先。”魏琛教授报了个名字,脸上是一种嫌弃的笑容,仿佛在传达“这个家伙还需要分”的意思。

事实上,白胜先本人还存有的自我怀疑在分院帽一声叹气而后转向斯莱特林长桌并一句“你去那边”的话落定就没了,他喜滋滋地跳下高脚凳朝邱非那儿扑棱过去。即便有些跳脱却也带着一种轻快又矜持的矛盾,显出了年轻贵族的另一番风貌来。

不过接下去发生的事让邱非刚刚亲自甩到脑后的念头重又提起,绝非是叶修没有出息或是他像幼兽离不得庇佑,实在是他觉得叶修是做得出来这种事的!

一转念间又想到火车上叶修后来那苍白的脸和疲倦不堪到躺下秒睡的模样,再看这分院帽一句句“你去这儿”、“待那边儿去”、“小鬼骗自己没意思去那儿呗”、“你有潜力的相信自己去这里”等等,原先的八分也要变成了十分!

古老的纯血家族,书房里怎么可能没有几本禁书?不说阿瓦达索命咒、钻心剜骨咒这种普通巫师成年时才会接触到的黑暗咒语,但是摄神取念这类的也是分门别类放在了书架上。即便年幼如邱非也早已能熟记两三个高级黑暗咒语,只是叶修说他太年幼故而暂不让他碰死咒和钻心咒,只单单粗粗看了看夺魂咒算是暗地里自保的手段。

所以,这摄神取念虽说也算是普通巫师里的禁咒且也不在OWLs的考核中,叶修还是很熟练掌握的。由此反推上去,叶修口中所称的“我有办法”,不过就是利用级长的身份在火车上挨个儿摄神取念来知道每个人想去哪里!

简单,但也疯狂!

邱非内心早已掀起了万丈波涛,却谨记叶修平日里教导“越是大事越要如常”,竟也能只在脸上透出无奈来。即便亲密如闻理看去,也只以为邱非这副无奈不过是因分院帽今年胡来之故,决计想不到其中叶修种种大胆又疯狂的举动。

甚至他都能看出来拿着长长名单的魏琛教授在念到第五个人名时忽而明白的诡异笑容背后的意思,也能看到校医方世镜突然匆匆又悄悄地赶来递给冯校长一个细长的瓶子并督促人快点喝掉。

……嗯,不知道这回叶修捅出来的天大篓子该怎么收场。

思考方向完全歪了的邱非毫不关心因叶修这个举动而带给这届新生们多少巨变,也不关心这个事情在以后被捅出来时会给霍格沃茨带来多少麻烦。

此时此刻的邱非唯一能放在心上的,不过就是叶修会收到什么样的惩罚,想必绝非几份咆哮信或是扣光斯莱特林的分数能够解决的。但是邱非从心底信任着叶修,他相信叶修这样做一定是有道理的。即使眼下他还不懂,将来也一定会懂。

因为年幼如他也知道,叶修从来不做没有意义的事。

“梅林在上,今年这堆新生也太多了,”闻理看着自己嫣红的指甲十分无聊,“感觉大厅比起去年至少大了三分之一。”

“……嗯,今年新生人数超过了以往记录,《霍格沃茨,一段校史》里曾记载过学生人数在几十年以前全校也不过300来人,”邱非发挥了自己的好记性随意答道,“当时那一场战役后巫师人口急剧下降,若非引进东方国家人口,怕是得绝迹了。所以如今这一届新生堪比当初全校人口也就很正常了。”

“啧,我看这叫鸠占鹊巢才对。”闻理嗤笑一声。

“我一时都不知道你这成语用得究竟对还是不对了,”邱非愣了一下笑了起来,“原意?后传?”

“皆有。”闻理不咸不淡地给了邱非一个白眼。

白胜先一时不知二人在打什么哑谜便也不在意,转头和另几个斯莱特林的学长学姐们寒喧。闻、白两家地位不高不低,却也在三代内和叶家夏家互有姻亲,故而自身不如何显高却也无法叫他人忽略小瞧。

邱非和闻理不动声色视线交汇了一下,却又不经意转了开去,于是那一点对白胜先的担心也就消散了。

大约过了一个多小时这场已经尽量缩短的分院仪式才堪堪结束。

邱非发现,教师席上,冯校长脸色铁青。


tbc

评论(14)
热度(45)
© 阿月🍁|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