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邱】以斯莱特林之名 一

群里的脑洞,我没忍住……

嗯,开坑是常态,大家要习惯╮( ̄▽ ̄"")╭

*************************************************************************************************

邱非是和叶修一起去的霍格沃茨。

嗯,准确地说,应该是邱非被叶修带着去了通往霍格沃茨的九又四分之三火车站。只是今年不知道怎么了,放眼望去居然称得上一片人海茫茫。

“去霍格沃茨的学生越来越多了,”叶修环顾着站台里满满当当一堆包括自己在内的沙丁鱼,不由感慨,“自从冯校长上任后,入学率真是越来越好看了,连带学费也越来越好看了。”

“怎么突然就开始感慨这个?”尚还不到叶修胸口的邱非顶着一脑袋问号仰头看人,“您应该并不担心学费问题吧?不过若是您最近手头不便,我可以暂时借您一笔。”

“邱非,我知道你莫名其妙得来的遗产很丰裕,但不必这样急吼吼地变相说明你可以还得起我的养育之恩,”叶修一脸慈父般地揉了揉邱非的小脑袋,笑眯眯地说,“我都养了你六年了,还不缺你这点学费。”

邱非神色有点窘迫,他有那么一点这个意思又并非完全如此,只好干巴巴地说:“我只是觉得我——”

“——你可不是我的负担,”叶修挑挑眉毛,想了想又说,“这几年我的圣诞作业你不也断断续续接触了点?”

这话原本应该是安慰人用的,可怎么听来都有一种“作业来不及做于是找人代工”的感觉。而且叶修今年就是六年级的学长了,反观邱非才是二年级生……

梅林在上,一个六年级的,居然在过去五年里找一个刚入魔法大门的小不点代工高年级作业!

如果说出去,别说魔法部会不会过问,估计叶家两位长辈肯定要杀过来兴师问罪的。

“上次那件事过去了吗?”邱非不想在人来人往的站台说这些就生硬地转了话题,“冯校长的咆哮信可没少寄来。”

“嗯,没事儿,我有办法。”叶修高深莫测地一笑,“分院的时候你就知道了。”

邱非狐疑地抬头看着叶修,但见到对方确实很大局在握的模样也就勉勉强强放下了担忧的心思。再说了叶修是谁,霍格沃茨的学霸,斯莱特林的级长,最杰出的魁地奇找球手,最年轻的阿尼玛格斯,密室的现任所有者,有他解决不了的事吗?

当然没有!

所以离校前把分院帽弄到精神崩溃不肯再工作的事,肯定一早就有了解决方案。


上了火车后,邱非就和叶修分道扬镳了。

叶修要去级长车厢和其他级长谈事情,而他则去到自己的车厢里。里面是看起来早已坐着等他的闻理和白胜先,这两个都是他后来去叶修家之后认识的朋友。闻理和他一样都是二年级学生,而白胜先是这一届的新生。

小桌子上已经铺开了一圈,有精致的瓷器茶具和小点心,还有一盘巫师棋。这二人倒是很惬意地边用茶点边对弈,而且看盘面情况显然白胜先正在做最后的垂死挣扎。

“来得真晚。”闻理看了眼人,抬手添了茶杯就又将注意力回到手上的棋子。

“邱非!”白胜先那苦着的脸在见到邱非后舒展了开来,只是见身后没跟着熟悉的人又奇怪道,“大神没和你一起来啊?”

“他去级长车厢了。”邱非把行李放好,挨到闻理身边坐定,“你找他有事吗?”

“哎呀,不是,我就是想问问分院帽的事……”白胜先居然不好意思起来,没说几个字声音都小了两度。

“啧,你不知道你没来前他已经聒噪了一上午了,”闻理啪地一声落了子,脸上没带着不满的表情可动作里全带了出来,“他这个没心没肺的居然说怕被分进格莱芬多给家里丢脸。”

“谁没心没肺了!”白胜先立即追声抗议。

“将军。”闻理气定神闲地伸手,“愿赌服输。”

“……”白胜先一脸不甘地从手腕里褪了只看上去做工精致却毫不起眼的银手镯,“那可是萨拉查的随身物品,便宜你了。”

其实比起斯莱特林,格莱芬多真的很适合你。邱非心里这么想,可嘴上没这么说,加上又想到了叶修把分院帽弄崩溃了闹罢工的事儿,说起来竟也没有以前那么坚定了。

“黄学长可是个好例子。”邱非斟酌了一下,委婉地提了另一个例子,“当初黄学长不就是在脑中拼命叫着要去拉文克劳还跟分院帽说了一长串的大道理才硬生生改了学院吗?虽然事后被他父亲狠狠揍了一顿,但成绩优异也没让家里说什么。”

“那叫冲冠一搏为蓝颜,”闻理一手托着下巴一手转了转刚赢得的战利品,满意地上扬了唇角,“为了和喻文州在一起,黄少天可算得上至情至性了。”

“你们当初怎么跟分院帽说的?”白胜先仿佛在取经般问二人。

“分院帽还没戴上就念出了斯莱特林。”邱非回答。

“我也一样,”闻理似笑非笑地看着白胜先,“我生来就是斯莱特林。”

白胜先正要回话,车厢门就开了。

门外是脸色苍白的叶修。

闻理看了叶修一眼又眼角余光看了看邱非,忽然就站起来坐到了对面白胜先旁边。这一突然的举动让叶修有点意外但又显然很满意,脸上不动声色,行动已经跟来。只见他两步向前坐到邱非旁边,直直躺下枕着邱非大腿像要补眠。

“我去点了一年级新生的人数,加上眼前这一个一共347人啊!”叶修打了个哈欠,模模糊糊又有些抱怨的话自然就是当做自己脸色苍白的解释,“累死我了,睡会儿,快到了叫我。”

邱非嗯了一声,虽然他不知道叶修为什么会这点时间内这么疲劳,但很习惯性地在周围放置了一个无声无息咒。

这回变成坐在邱非对面的闻理一见是无声无息咒,立时瞥了眼白胜先。瞧见对方涨红的脸也就知道他明白了邱非针对谁的聒噪下的咒,不由笑了笑。而她也放了一个兰花盛开咒,桌上悄悄地盛开了两朵兰花,清淡悠远的香味冲散了车厢里的窒闷。

邱非看了眼闻理,朝她笑笑。

他们几个人都是大家族里出来的,除了家族利益一致外,那点小心翼翼维持的感情也是真的。早前他算是被叶家收养的义子,别的家族看他的态度多少有些来路不正血统不纯的看轻,后来发现他原来是被托孤的没落贵族之后,那些看轻悄然间就转成了暧昧不明。

在叶家教养了几年又算得上叶修一手带大的邱非很清楚这些暧昧不明背后的意思。

他不是那些按部就班可以过一生的人,他需要知道家族覆灭的真相,并且还要为之复仇。只是纯血贵族间的血缘在几十上百代里总是沾亲带故的,一个家族覆灭的原因不会单纯,背后有几家出手又有几家联合或是几家壁上观,统统是要打问号的。

所以能得到闻理和白胜先的友谊,在现阶段看来完全就是叶修的手笔,更确切点说是叶家的功劳。但不管这份友谊里是否掺杂了其他,对于邱非来说已经很弥足珍贵了。

一路上因为叶修的补觉和邱非的无声无息咒就很是单调。闻理想了想就邀了邱非和白胜先一起下巫师棋,且是一对二,另外两个自然作陪,倒也解了点无聊。

“到了也不叫我,我可要再带新生的。”

叶修是被邱非轻轻拍醒的,醒的第一句话就是带笑的抱怨。他哪儿会不知道自己一睡下就会睡过头,可是邱非变相的体贴又很是舍不得。

然而回应叶修这句抱怨的,却是邱非毫无悔改的摊手。

“对不起,我下棋下忘了。”


tbc

评论(22)
热度(69)
© 阿月🍁|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