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邱/其他人贵乱】情定大酒店 四

我终于懂了敏感词汇了……

想必机智如你们,应该看得懂~

***********************************************************************************************

其实夏家要在酒店开宴会这事儿,邱非是知道的。

夏东南嘛,酒水界巨头,横跨南北东西,算得上一手遮天。不但老圌子行,儿子也相当厉害。这不,儿子夏仲天就野心勃勃把手伸到了囯外去,联合了几家硬的要搞联圌盟做后盾和各路商敌和guān老圌yé们争条路出来。

以上,是苏沐秋闲暇之余给他当八卦说的,顺便逗一下又变成sǐ苟戴的戴妍琦帮她恢复恢复生气。谁让这位副业是个写小说的呢,而且最近刚开了篇商界爱恨情仇总裁言情文,缠着所有人给八卦给素材给灵感。

“等等,你让我捋一下这个关系网,”被戏称为sǐ苟戴的戴妍琦披着大máo巾挨着人还盘着tuǐ大半身圌体靠着靠枕歪坐在沙发床圌上,“夏家是专营酒水的,孙家是搞能源和农业的,方家是搞物liú的,楼家是基建,王家……王家是搞服装和娱乐的,叶家做得最大的算是餐饮和房地产……怎么看都八竿子打不着啊?”

“光看请来的人就知道夏家也行不小啊,”苏沐橙笑盈盈地解释,“你想啊,不过做个囯外的酒水生意而已,你说把王家、方家和孙家请了来尚且叫做相关,请了楼家和叶家算怎么回事?盖厂啊还是mài房啊?其中大有深意啊。”

“什么深意?”戴妍琦狐疑地朝苏家兄妹看了又看,“而且有深意能让你们看出来?”

“想得夸张了点就是西部大开发战略嘛,老套路而已。”苏沐秋嘿嘿嘿地笑,见戴妍琦仍旧一副不明白的样子才揣了义正严辞的模样说道,“各大家族背后谁家没出几个上头的人,不过就是响应上头的号召,把我圌囯供大于qiú的矛盾供给关系转移到囯外,解救水深火圌热的外囯人圌民而已。”

戴妍琦被苏沐秋这样正经的说话方式逗得哈哈大笑,可是苏沐橙眨了眨眼狡黠地说:“然而有些该老老实实喝六个核桃的偏要犯浑。”

“犯浑?”戴妍琦好奇地问,“哪家的谁啊?”

“……孙翔?”说话的是被戴妍琦挨着的邱非,本来合眼休息得好好的,偏叫苏沐秋那话脑补起了一通波澜壮阔的商界大戏,不由也好奇又狐疑地问着苏沐秋,“这位你不是说就一纨绔子弟吗?怎么也能掺合进这种项目里?”

“纨绔子弟有纨绔子弟的玩fǎ,孙翔可是被孙哲平揍大的,”苏沐秋似乎毫不费力地就能说出各家族的秘史来,还能兴致勃勃地八卦,“知道叶修怎么说的吗?孙翔此子,只要肯往下看看就有大作为。”

“哈哈哈哈哈哈,你这说得怎么好像叶大少yé有八十岁啊!”戴妍琦夸张地笑得惊天动地。

谁想转头一个电圌话响起。苏沐秋才拿起电圌话,前台劈头盖脸就说了一通,让苏沐秋管管戴妍琦叫她笑得不要那么放肆,隔着三道圌门都能听见笑声了。

“不过沐秋哥你好清楚哦。”戴妍琦不由吐了吐舌圌头,却转头对苏沐秋佩服得直冒星星眼,“感觉就像在揭秘什么战略部署,商界风云之类的!”

苏沐秋难得没说话,只是笑了笑。

但是邱非看见了苏沐橙那从来不断的笑容断了那么一瞬。

按照苏沐秋的思路,邱非想了想孙翔那天透露硬要参加宴会的话,觉得自己今圌晚最后一个客人估mō圌着就是孙翔了。

谁想到居然是叶修。

“看到我怎么这么一副表情?”叶修一身富家子弟低调的作派,拢了拢浴袍就跟着邱非进了专属的理疗室,期间还随口问道,“你活xuè化淤的本事不错啊,轻微的伤筋动骨能找你?”

邱非也没多想,只以为叶修哪里扭到了或是碰到了,故而老实回答:“骨头折了裂了的不行,矫正点分筋错位缓解些疼痛倒还可以。”

这话是谦虚又骄傲的,但换句话说孙翔那小子要是找邱非总能好得比平常快。叶修笑了笑又问:“那怎么不去做个康复师什么的?不比在酒店这里做好?”

正在给叶修调精油、热精油的邱非手上顿了一顿,面上带出了点不好意思,嘴上却仍然据实以告:“这里提成高,小费也多。”

“哦,那一会儿我可不能忘了你的小费,”叶修听了这下连语调里也带出了笑意,边拖浴袍边背朝上躺好,“不过这理由正大光圌明又实诚,我喜欢。”

邱非见叶修已经准备好,试了试精油热度就上手开始按了。

几天未见,肩颈有点硬,腰背倒还好……

等等,这些痕迹……

显然是抓痕的一片痕迹让邱非忽然就红了脸。

这是什么情况下才会有的痕迹显而易见,他手上做过的客人那么多又不是没见过,可是这一回就是让他没来由地红了脸。邱非想起上次给叶修按了后,苏沐秋得了总监的话转告他把叶修nòng疼了,这下赶紧放轻了一点力道。

“这个力度可以吗?”

“嗯,正好,”叶修闻着头枕下面闻香碗飘来的精油香味沁人心脾,不由放松圌下来,还拿头回的事儿打趣邱非,“老板酿跟你说了?”

“啊,嗯……”邱非边回答边在叶修的下背这里多liú连了一会儿,顺道就给叶修说了,只是说的时候捡了hán蓄的词句,“脖子多朝后仰仰,嗯,还有要补点气,平时您喝的汤里头搁几片黄芪什么的就行。”

“小孩子也想太多了,才多大点儿,”叶修笑了笑,却拐弯抹角地绝了邱非的话头,“专心做事。”

邱非应了声后自然没再往下接。苏沐秋本就告诫过他闷头做,他是觉得叶修这次好说话才会多添两句嘴,谁晓得就犯了忌讳。

这反应让叶修心里大为满意,只是随后像关了好气氛的开关,一路无话至结束。

晃眼功夫时间就过了,叶修圌做完换了衣服就给了小费走了。但临走前和留守的前台乔一帆又确认了一下明天的安排,却是一路占了邱非晚饭后到结束的时间。

本来还有点忐忑说错话的邱非这下松了口气,谁想叶修忽然石破天惊地回头问了声邱非:“吃夜宵吗?”

邱非愣了愣,看着乔一帆给他使眼sè,赶紧回答:“不吃。”

叶修也就无所谓地哦了一声,和等在门口的金发男人走了。

“……我给你使的眼sè是让你答应下来,”乔一帆无奈地笑着说,“偶尔叶先生也会请客的,而且孙翔都请你了,叶先生不请你,你这不是不给人面子吗?”

这才反应过来的邱非“啊”了一声,有些懊悔自己刚才的短路,却又想起酒店的规章制圌度不免问道:“不是不允许和客人私下来往吗?”

“但那是叶修啊。”乔一帆笑得更无奈了,“亏你还比我大还做了那么久。”

其实邱非也不知道怎么了,就像乔一帆说的那样,他这一行做了那么久了,怎么会连这些都不懂?只是就那么莫名其妙,他看见这位叶先生没来由就会退就会jū束,半点和以前客人的说笑自如都没有。

邱非左思右想,总觉得大概是叶先生的气势太盛了,那种悄无声息间掌控一切的感觉让人忍不住就会jǐng戒。尤其加上后来乔一帆那番提点,现在回头想想刚才叶修的几次搭话问话,处处没什么深意又处处露了些意思出来。

……叶修,怕是和孙翔不对付。

不然一开口就提到活xuè化淤?活谁的xuè化谁的淤?

邱非叹了口气。

这些个二代们,真是个个都让人头疼!

tbc


评论(10)
热度(34)
© 阿月🍁|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