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邱/其余人贵乱】情定大酒店 三

这之后一星期也不知道怎么了,感觉就像开了珍稀动物展览。

因为那些叶修群里的朋友们一个个上门指名邱非,弄得邱非已经请了前台和理疗师们好几回奶茶、炸鸡和冰淇淋了——因这些客人出手阔绰而拿到的小费已经到了一个十分惊人的地步。

当中不乏有苏沐秋和苏沐橙认得上脸做过一两次的,这兄妹俩一致认定大约叶修那帮人做了什么项目消停了下来才这样闲,以前也不是没有过这样的状况。邱非本来就觉得这帮富二代官二代人还行,这下一听就更觉得不是那种胡作非为的了——至少做下来的这一群人中也就一个孙翔称得上纨绔子弟却也没到胡作非为的地步。

显然人是不能想人的,别称说孙翔孙翔就到。

只不过孙翔这一次来得颇为遮掩,连帽衫、墨镜和口罩齐齐上阵,俨然一副明星微服私访的架势。邱非接到人时还以为这位孙大少爷在躲人,谁想到了理疗室且等到孙翔脱完衣服躺理疗床上叫他进去后才发现……

我苍了天了!

这哪儿是躲人啊,这分明是被谁胖揍了一顿!

“……跟我大爷爷练习擒拿摔出来的伤,”孙翔一看邱非那惊讶的神色,莫名就解释起来,或者因心虚和不甘还提了点音量,“你上次不是跟我说过你可以把这些淤青两天就能搞没了吗?快给我弄弄,后天夏家这里办宴会,我不能就这样参加!”

邱非一听就有点为难,眼睛巡视了一下孙翔身上的伤,告了声“得罪”上手极轻极轻地这里摸摸那边捏捏,最后开口说:“身上的伤还行,脸上的恐怕难点。你这找我得也太晚了,刚被揍完我还能弄掉,都揍了有两天淤青都显出来了……”

“那你上次还说你行!”孙翔愤愤地瞪着邱非,“我要身上的伤好得快有什么用!脸上的才重要!”

“……您要不怕疼,我倒是能处理,”邱非见人激动就改了敬称,又摸了摸孙翔脸上的淤青,得到对方一个龇牙咧嘴的怒瞪却夹杂希冀的眼神后,不太确定地说,“今天做完明天再做一次,等后天您去参加前让沐橙姐给您做次脸部的护理,估计宴会厅灯光一打九成应该看不出来了。嗯,就算看出来,稍微上点妆也能遮过去。”

“还要化妆我要你何用!”孙翔懊恼地说完又懊恼地问,“你脸没开啊?”

“我不做脸的,”邱非倒是很真诚地摊开一双手给孙翔说,“我要是手上脸,身体就摸不下力道了,客人也会不爽。”

“那苏沐橙不就知道我被揍了?”孙翔瞪着邱非说,“你就不能现学学!”

……这是能现学出来的吗?邱非哭笑不得地想,却又想了想说:“这我学不了,不过你后天让沐橙姐做脸前一晚早点睡,她做的时候应该最多就只能看出你黑眼圈比较厉害不会想到是被人揍的。”

“摔的!摔的!”孙翔强调。

摔能摔成这样,你现摔一个我看看。

邱非腹诽着,又摸了摸孙翔的眼睛周围,略加了点力听到对方嘶了一声又往后退就心里有个数了。

“嗯,没问题,我能给您弄成严重黑眼圈,这两天回去没事就拿眼罩敷着,再等沐橙姐后天给您做个脸,应该能骗人没睡好不成问题。”邱非认真说完又看了眼孙翔松了口气的神色,忍住笑意面无表情地说,“只要你大爷爷不戳穿你。”

孙翔听了前半段还松下一口气,最后那句却让他眉眼都飞扬起来:“他不参加!没人戳穿!”

……这绝对是家里被宠得太厉害的富二代。

“那你就躺下吧,都浪费了15分钟了,我们这里是到点结束的,”或许是年纪相仿的关系,邱非对这个不着调的富二代莫名生出了点好感来,“延长另收费。”

“那你之后的时间我都包了!”孙翔脑子也不过就立刻说,“明天你什么时候上班我什么时候来,什么时候下班我什么时候走!”

“……我上晚班,三点来十二点走。不过理疗室里不能吃东西的,会有味道的,”邱非倒也没管孙翔话中令人咋舌的费钱的那部分,反而关心自己的三急问题来,“而且我也要吃饭和上厕所。”

“我不要去外面吃,被人看到我这脸,我还要不要脸了?!”孙翔一时也没顾虑到这么多,等邱非说了自然也觉得是个问题,但转念又忽然问,“不对啊,你都十二点走了都不会接客人还哪里来的味道?!直接让人把饭送进来,你也别出去了,你的饭我包了!”

“……那等结束了我跟前台说一声,”邱非想了想就说,“不然一会儿前台接客人了我出不去就要有麻烦了。”

孙翔就挥着手说“去吧去吧我等你”。


和前台说的时候,得到了乔一帆担忧的眼神和钟叶离古怪的眼神。邱非只当没看见,等到请示了总监陈果且同意之后,他就又回了理疗室里给孙翔活血化淤去了。

孙翔这个客人其实还算个挺容易对付的,而且还没什么怪癖,更没有幽闭恐惧症。中场休息吃饭时,孙翔还特地叫了澳龙和生蚝无比认真地说要给他补补。

……我要补的是力气不是精气好吗。

邱非面无表情地吃了一顿昂贵无比又没什么卵用的晚餐后,还是很诚恳地感谢了孙翔,让孙翔瞬间满足感爆棚。只是临到结束前孙翔说要吃夜宵问邱非吃什么时,邱非一时口快了。

“麻辣烫撸串牛肉饭。”

孙翔立马投来此人无可救药的眼神,然后翻了个白眼问:“牛肉饭就算了,你们酒店还能有麻辣烫撸串??”

“有,”邱非肯定地说,“就是贵了点。”

孙翔惊讶地瞪着自己脸部正上方邱非:“你们酒店的逼格呢!”

“冬阴功汤里面下点肉丸子冻豆腐蔬菜当麻辣烫,撸串和牛肉饭本来就有,只是换了摆盘和名字。”邱非坐在床头给孙翔的眼周穴位下力道,说起以前跟苏沐秋到后厨偷吃的经历就忍不住咽了咽口水,“但是好吃爆了。”

“那就这么决定了!”孙翔也是个说风就是雨的主儿,拿来手机拨到酒店的送餐部,张嘴道来,“我孙翔,现在要冬阴功汤做的麻辣烫,我要放牛肉丸、蟹肉棒、火腿、生菜、蓬蒿、啊?蓬蒿没有?那就菠菜、冻豆腐、腐竹……邱非你要什么?”

“一样,重辣,还有牛肉盖饭。”邱非倒也不客气。

“一样再来一份,一份微辣一份重辣,再要一份龙虾泡饭和牛肉盖饭,啊?邱非,你要咖喱的还是意大利红烩的?”

“红烩的。”

“嗯,红烩的,再要十份烤牛肉串,然后上两杯鲜橙汁。”

邱非听着,不止肚子咕噜咕噜叫起来还又咽了咽口水。比起晚饭那一顿显示的壕无人性,此时此刻刻意平民化的美味才让他衷心期待。

嗯,虽然是上等食材做的,但麻辣烫就是麻辣烫。


只是稍早以前,这一头邱非和孙翔边吃边做边聊天很开心,那头叶修就很不爽了。因为临时取消了一个约会而特地跑来找邱非放松放松,谁想居然被孙翔那个臭小子占了先机。再约苏沐秋或者苏沐橙也正好都在做客人,快的也要等一个小时。

叶修听着陈果抱歉连连倒没有怪罪,只是和陈果寒暄了一阵等人离开后,等来了给他换茶的唐柔。

“孙翔后天也要掺合一脚?”唐柔倒不客气地直接问对面的人,“不怕孙哲平打死他。”

“不知天高地厚才会想要动华东区的蛋糕,”叶修耸耸肩说着,却又漫不经心地看向唐柔,“那么唐家呢?”

“你去问我爸,问我没用。”唐柔直接怼了回去,临走前翘了翘嘴角,“我就是个小前台。”

叶修笑笑,随后坐在单人沙发上戳开微信群就艾特了孙哲平。


君莫笑:@我是你大爷 哟,很久不见你改这名字了?不过看不出来你也会对孙翔那小子心软?居然放他来跟我抢邱非。

我是你大爷:我前天才揍了他一顿,他今天就能出来蹦跶了?

君莫笑:不然你以为?看来他很想参加夏家的宴会啊。

王不留行:那不是东边儿的地界儿吗?孙翔凑什么热闹?

我是你大爷:英雄难过美人关,我没打断他的腿很客气了。

海无量:我的天哪!你也知道什么叫客气?!这是我听过最好笑的笑话!孙哲平居然知道客气!@我是你大爷

一叶之秋:@君莫笑 趁我在英国谈项目,你又搞了什么幺蛾子?我看放孙翔去参加夏家的宴会就是你搞的鬼。

君莫笑:哎哟喂,看来我也要学大孙揍你一顿了,有这么污蔑亲哥的吗?

王不留行:坐看叶家兄弟阋墙。

斩楼兰:……孙翔那张邀请函是我给的,有问题?

海无量:我靠楼冠宁你出息了!敢跟孙哲平较劲!

我是你大爷:看来我得再揍一顿才老实。

王不留行:孙家的教育,可怕。

海无量:可怕+1

斩楼兰:可怕+2

一叶之秋:可怕+3

一叶之秋:叶修人呢!@君莫笑

王不留行:挑唆完了就跑路,这不是他的标准套路吗?

海无量:我靠

我是你大爷:我用得着他挑唆?

斩楼兰:看来后天的宴会有得看了。

王不留行:呵呵。


tbc

评论(18)
热度(33)
© 阿月🍁|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