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邱】半路 二十五 完

从那一天开始,叶修就发现邱非变了。

由明着走肾暗着走心变为走肾走心都明晃晃的,以前那点微妙的距离感仿佛不曾出现过。而对于邱非自称的“不止会迁怒和跟泼妇一样破口大骂,还很啰嗦、挑剔又龟毛、宽以待己严于律人的双重标准”等等缺点,叶修总算如愿以偿地领教到了。


比如——

“叶修!为什么洗碗机又坏了?是不是你按了什么?”

“我没——”

“——我早上洗完就没碰过,肯定是你弄坏的。”

“……嗯,我找人来修。”


再比如——

“卧槽!会不会打!傻X吗!嘉世这是全体鬼打墙了吗!叶修你昨晚是不是跟兴欣那边说了什么?”

“我没——”

“——肯定是你说了什么,不然兴欣哪里会这么钻空子?!”

“……”

“不说话就是心虚了,叶修你果然出卖嘉世!”

“……嗯,卖卖更健康。”

“叶、修!唔——”


又比如——

“即然参加颁奖典礼你就好好挑,这么死气沉沉的干什么?过来看,嗯……还是红色的吧,红色的领带比较喜庆……哎,你说红黑条纹的好还是红白条纹的好?”

“闭着眼睛挑一根不就行……了……”

“那怎么行!你认真点!这么重要的场合你还这么随便的态度?!”

“我没——”

“——你还说没有?每次说话最后都这个态度,你真当我不知道吗?!”

“……我真没——”

“——还是上身看看,你去把这套、这套、这套还有这套都进去换一换,我一套一套地比。”

“……”


诸如此类烟火气息的邱非让叶修看得目不转睛,有时候也挺神奇一个人在领地内与领地外怎么会这么不一样。虽然以前偶尔会窥见邱非一些对“外人”礼貌之外的态度,但从来没想过差别竟然如此之大。

叶修在阳台外面被迫“反省”看夕阳的时候嘴巴还是翘的,从邱非的角度看过去甚至还能看到一点点上扬的弧度。

有什么好笑的……

做着家务的邱非眼角余光还在留意叶修,这个人花了多少心力来追他他当然知道,只是他很迷茫自己应该用什么来回报才算合适。另一场婚姻或是一个孩子,却无论哪样都是他避之唯恐不及的东西。

所以这样看来,他竟然没有什么东西能回报给叶修。

至于爱这个东西,要说到如今真一点没感觉确实是在说谎,但那又能怎么样呢?爱与生活,到底该如何平衡才不会消散在柴米油盐里?而他又到底该怎么做才不会让这么糟糕的自己反过来影响叶修呢?

这是他曾经努力了十几年都没能掌握的事。

然而叶修剑走偏锋地选了一个意料之外又情理之中的解决办法,弄得他措手不及也无法不为之心动。而当孩子这个后顾之忧完全没有之后,婚姻自然就变得没有那么让人来得抗拒了。

邱非叹了口气,转身走向阳台,默默地从背后紧紧地抱住了叶修的腰。

“……我在努力了,但可能会慢一点。”

“我知道。”

“……我对你是有感觉的,但也可能表达得不太对。”

“我知道。”

“……我脾气不太好,对不起。”

“我知道。”

叶修把邱非的手提上来亲了亲,低沉的笑声不掩不藏,却听得邱非又羞耻又尴尬。

“其实……”邱非停顿了一下,而后才犹犹豫豫地说,“你不觉得……我手上缺点什么吗?”

这一下轮到叶修愣住了。

邱非话里的意思他当然懂,只是有点不敢相信。谁让这太天方夜谭了,感觉就像是那天他“被迫标记”了邱非之后醒来时一模一样。他只觉得原来老话不是瞎说的,天上的确能掉馅饼。因为此时此刻,他就被一块巨大无比的馅饼砸中了。

“我不是已经给你了吗?”

叶修说完长叹一声,又在邱非左手无名指上亲了亲。

“……只有一个啊!”邱非声音有点闷也有点小,“你空着多难看。”

“那你的那几个呢?”叶修这下转过身来,笑眯眯地问邱非讨要,“你不是也有好几个的,总有一个能适合我的吧。”

说着还在邱非面前晃了晃自己的左手。

“我也没几个,哪像你这么多,”邱非这语气说不上是郁闷还是无奈,末了停了一下才说,“大概只有最早的那个……可能合适。”

叶修一开始还以为是指十五赛季嘉世冠军的那枚,后来忽地沉默了。

最早的,应该是挑战赛的那枚。

说来也是巧的,要不是联盟当初把挑战赛上来的队伍的戒指都补发了,也许今天这场求婚还不能顺利完成呢,叶修颇为庆幸地想。

“……嗯,好在你有的我也有,”叶修凑近亲了亲邱非,又笑眯眯地说,“认识的人里面能跟我这么完全对换的,除了你也没人了。”

一队之长,挑战赛冠军,联赛冠军,世界冠军。

确实能这样和叶修换戒指的,除了他也没有别人了。

邱非很难不让自己保持冷静地再和叶修对话,可是要说感动得要死要活想大哭一场却也没有,只一声不吭地投入叶修的怀中寻求平复。

“以后……”邱非平静下来之后,很严肃地对叶修说,“以后还是不能抽烟。”

“……我两年都没抽了,”叶修不由辩解,“早就戒烟成功了。”

邱非怔忪半晌,在落日余晖中笑着吻上了他的未婚夫。

兜兜转转,他们到底是在一起了。


end

评论(30)
热度(59)
© 阿月🍁|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