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邱】半路 二十四

初冬开始没多久两个人就轮流感冒,还是你快好了过给我我快好了又过给你的那种反复型的。这一场折腾得他们双双瘦了一大圈,却都指责对方不负责任。

而此等指责大约都是些“你就不该亲我故意的吧”或者是“憋两天再做不会死”又或是“就是因为你夜袭我才感冒的”之类,以成人的方式掩盖幼稚的行为,到最后也就成了一场JJC的PK或者直接床上见真章。

其实邱非以为这些日子下来叶修怎么着都应该做腻味了。毕竟这种亲密说起来仿佛有那么多花样,实际也不过是两具赤条条的身体碰来撞去而已。就连夏仲天当年也不过兴奋了大半年就开始各种作妖搞花样,也幸好有这些花样才能让他撑过最后分居的那段日子。

所以在某一次过后,邱非提过一次是不是该冷一冷让彼此保持点新鲜度,或者需不需去买点道具之类的来维持刺激感。叶修却难得露出惊讶的表情看他,仿佛他说的事儿很天方夜谭。

“那你也太小看一个十几年看得到吃不到的男人的欲望了,才这么点时间就想打发我?没那么容易的,邱非。”彼时叶修捞过那气喘吁吁的人来,一挺又是进到了深处,“再说了,道具有我好?你开什么玩笑。”

“我不是这个意思,你当然比道具要好,只是……”邱非回忆了一下他们第一次勾搭上床的日子,有些不解地说,“只是到现在也要快两年了,你做得也太频繁,居然不感到腻?以前我跟——”

这话说到一半就戛然而止。

当然得戛然而止了,纵使邱非没有要比较的意思,但是难道要这种时候提前任让彼此尴尬吗?

叶修的反应是一笑而过,并附上把人做到四肢无力。而一旦到了这种时候邱非就会变得很乖,仿佛知道自己错在了哪里,大部分情况下都会闷不吭声任由叶修闯进生殖腔里。虽说早已没有了精子,叶修自然也暂时丧失了生育能力,可成结依旧要成结的,不可能因为在体液中缺少了精子就遗忘了A标记O的天性。

这些时日里,邱非没少被进入生殖腔,连那种初进时的微痛都已经习惯了。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但无法否认的是,这样彼此同意的深入结合实在是美妙得叫人忘记一切。叶修的一切在AO完全标记之下统统是一种极致的享受,就是他兴致缺缺时也能叫人身心舒畅。

甚至不谈这些只论平日相处也一样。

即使到现在他都很难相信叶修竟然就这么为他从此戒烟了,只因为当初一句不接受抽烟的床伴。这个条件其实在当时他们两个人谁都知道就是他为了拒绝叶修而提的,不然以他的性格又怎么会去勾搭一个曾经他喜欢过而对方并不喜欢他的人?

谁想叶修竟然一忍快两年了。

对此邱非很难不去相信叶修是不是有什么目的,可他从头到脚又有什么值得叶修惦记的?思来想去大约只剩一个圈内人做起来方便又隐蔽吧,恰好,他也正需要这么一个相对而言熟悉又陌生的可靠床伴。

但命运就是这么离奇。

老伴和床伴,两者只有一字之差。然而他所期望的夏仲天没能与他熬成老伴,他早放弃的叶修又拒绝只做床伴。所以偶尔,真的只是很偶尔很偶尔邱非会想到,若叶修早知今日种种,当初又何必拒绝他呢?

这种想法其实很幼稚,邱非自己也知道。

蜷在飘窗打瞌睡时,不知是不是想得太多,邱非很久没有梦到以前了。

那些努力、那些执着、那些坚强和不坚强、那些汗水与泪水,叶修多少次毫不留情地拒绝他的感情,夏仲天又无数次为他遮风挡雨……从十四岁开始的人生如电影放映般走马观花地在眼前闪过。

醒来却已经夕阳西下,飘窗也换成了某人温暖的怀抱。

一时间邱非忽然就有些不确定,这个温暖的怀抱会不会只是因为夏仲天的离开而出现的寂寞缺口。不对,当时他本来就已经无所谓到想随便找一个长期床伴的,只是刚好就是叶修这个人而已。如果不是叶修是其他人,以他那时的心态其实也可以的。

由此可见,叶修是他的将就,而他是叶修的迁就。

……这算不算他多年后的报复呢?

他想对叶修好,对叶修很好很好,可是又很怕,怕自己没法爱上叶修,又怕自己爱上叶修。当年一段年少心动使得他如今反反复复又纠纠结结,一颗已经没什么活力的心被紧紧地捂着当宝贝,他有多少次递过去的冲动,就有多少次收回手。

心是自己的,自己摔了自己的心,再捡回来就是。但要是别人摔了,就会碎的。

“做什么恶梦了?怎么一副要哭的样子?”耳边是叶修低沉的声音,还带着一点担忧和戏谑,“都多大的人了。”

“梦见以前你拒绝我的事,还有那些年仲天陪着我——”尚未完全清醒的邱非下意识就回答了,却又说到一半就不说了,只是随后叹了口气又说,“都是过去的事。”

叶修罕见地没有插科打诨过去,当然更没有发怒,而是随着邱非叹了口气。

“虽然说出来会讨打,不过当时我确实没有爱上你,”叶修反而主动提及了过去,还挺诚恳地说,“我是到后来你在联赛里出场才慢慢有了喜欢的感觉,只是很可惜已经来不及了。”

“……你这样说感觉有睡小鲜肉的意思,”邱非似乎并不想听这种话而岔开了话题,“难不成这些年的新人——”

“——邱非。”

叶修只是很温和地阻止了他继续说下去。

“……”邱非有些挫败,他并不是死揪着过去不放的人,只是心情很糟所以就迁怒了叶修,“对不起。”

“没事儿,你耍无赖都没事儿,”叶修反倒笑了起来,还伸手搂紧了人,“我已经看见过你照顾人心疼人的样子,所以巴不得看到你愧疚、迁怒或者跟泼妇一样破口大骂的其他样子,这样才说明你开始倾向我了。”

“我不止会迁怒和跟泼妇一样破口大骂,我还很啰嗦、挑剔又龟毛、宽以待己严于律人的双重标准,这些夏仲天跟我吵架的时候就会抖出来说好几遍,可见他的怨气也是累积到一定程度的……你确定你受得了吗?”邱非细数着自己的种种缺点,甚至到最后盯住叶修的眼睛很尖锐地问道,“夏仲天忍受了十二年又七个月零三天,你呢?你又能忍受几年?”

那最后一句,颇有质问的味道。

“你非要比较的话……”叶修却并不生气也不为此所动,只忽然笑如春风般抬起邱非的下巴,“不如这么问吧,夏仲天能为你结扎吗?”

邱非无言以对。

什么叫瞬间翻盘,什么叫一句话完胜。

这就是了。


tbc

评论(30)
热度(51)
© 阿月🍁|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