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邱】半路 二十

开门进来的时候,叶修就一眼看见一个周身气场极其决绝的邱非。

……简直秒懂邱非做了什么瞎几把的决定。

叶修内心翻着白眼地把外卖放到茶几上,又从口袋里拿出紧急避孕药递给邱非,而后看了看邱非的神色小开了一个玩笑。

“你是不知道我刚才去药店买药的时候多惊悚,我就多问了句这药吃完能管多久有没有效,那师傅居然就以为我是种马渣男还把我鄙视了好一通,真是六月飞霜啊。”

其实现如今去药店买避孕药的A和O不少,他去买就没被店员轻慢过,只是常常被劝是药三分毒,让A戴套子总比O吃避孕药好,此外还有要学会保护自己云云。但叶修这种漫不经心有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样子,被误认是渣A倒是很有可能的。

这几个念头在邱非的脑袋里出现了一瞬间,随即又被更重要的事占据。

“我……”

“你先把药吃了,”叶修用眼神示意了一下邱非手中的药,“店员说这种口服剂对身体比较安全,做之前服用避孕效果好点,如果做之后服用虽然也有避孕效果,但到底还有10%的可能性会怀孕,所以满一个月后要再确认一下才会比较保险。”

“……嗯。”

叶修说的这些邱非当然很清楚,论起来他对这药可不陌生。偶尔夏仲天不带套子非要进生殖腔时,他就不得不吃——都是事先买好的。

“回来时我碰到楼下送外卖的,所以顺带就拿上来了,”叶修见邱非不说话并不生气就自己捡了话题,“是先吃饭再吃药还是先吃药再吃饭?我想你这个比较熟?”

“先吃饭,胃里最好不要空。”邱非把药放一边,低头把麦当劳拿出来,“吃完……我有话跟你说。”

啧,果然比较熟。

叶修内心挑了挑眉开始花样骂夏仲天的无能与自私,却也不想想合法伴侣之间在甜如蜜时哪里会觉得这是问题,最多就是埋怨两句而已。

“成,正好我也有话要说。”

叶修不动声色地一屁股坐到地板上吃饭,一副该干嘛干嘛的样子,仿佛对彼此已经完全标记的事并不放在心上。以至于一顿饭吃出了两种滋味,叶修和邱非不知道彼此正很巧地居然以殊途同归的方式打着腹稿。而等吃完饭叶修扔了外卖残余又一眼不错地看着邱非服下紧急避孕药后,尴尬凝重又严肃的气氛渐渐至酣。

要不是心里素质强大,这气氛换成其他人恐怕得以为来到了什么处刑场。

“你先说?”叶修捏着邱非的性子以退为进地客气了一下,“我先说?”

“……还是你先说吧,”邱非迟疑了一下果然就落进套里,其实只是他也拿不准叶修什么态度就下意识让了一让,或许也是不想立刻就面对叶修可能会有的态度,“我的事可以……等等再说。”

“哦,也成吧,那你等我一下,我去拿个东西。”说着叶修就起身去卧室了一趟,出来时拿了张纸和笔摊到邱非面前,“这个是之前跟你说的结扎手术同意书,需要家属也就是被标记人你签字才能做,我一早就准备好了。”

“……!”

邱非抬头愕然地盯着叶修。

“不是吧?你这是什么表情?难道你现在又想要孩子了?”叶修皱起了眉,甚至言语间还有些诉苦和抱怨,“我之前不是跟你说过的吗?要是不小心标记了我立马去做结扎手术,不然再碰上这种问题很麻烦。难道你忘了?”

“……没忘……不过、但是……昨晚……”邱非一时意外得有点舌头打结,咽了咽口水好半会儿才找回舌头说道,“不应该你做……结扎手术,应该是我做去标记手术。”

“但是你之前不是已经做过了吗?那这次当然该轮到我做了。”叶修指了指那处需要签名的地方来,一脸认真道,“我想了想这事儿还是快点了了好,不然万一哪天大半夜你来兴致了我又一时没控制住,或者因为什么意外我又喝酒了……这么下去总会搞出人命的。”

“做手术不是这么轮着算的!”邱非有点激动但随即又压回了冷静,“昨晚是我错了就是我错了,我的行为本质上就是骗标记,我们就这么草率地结合了,以后——”

邱非没有说完,脑袋上就挨了一记揉搓,像大人对待小孩子那样的动作。

“——我好歹比你大那么多岁,总不见得这点担当都没有,而且哪儿能两次都让你去做手术,你身体还要不要健康了?虽然隔了快一年,但去标记手术总归是大伤元气的,”叶修揉搓了几下就收回了手,又带着惯有的淡定揶揄邱非,“还是你当去标记手术是割包皮这么简单吗?何况这结扎手术又不是葵花宝典欲练此功必先自宫,什么时候我要是想要孩子了再重新把输精管接上就行,比你做劳什子的去标记手术轻松安全高效得多,我这结扎手术好赖还算微创呢。”

“……你别偏题,重点是我骗标记了,”邱非有点艰难地说出这几个字,却在说出口后顺溜了许多,索性一口气把话讲完,“不管你喜欢我爱我的事,昨晚我的行为本质上就是骗标记,但我不是故意的,我愿意负这个责任,所以我才应该去做——”

“——打官司还能先调解,你一棒子把自己打死有什么意思?”叶修笑了笑说,“而且我这个被害人可没觉得这是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还想先场外调解一下来着。”

有那么一瞬间,邱非索性就想顺着叶修给的台阶这么糊涂地过下去,一辈子这么过下去……

可终究他不是这样的人。

哪有这样的事,明明是他骗了标记,却是叶修去做结扎手术?

“我——”

“——你真是死心眼,”叶修一看邱非那神情就知道自己功亏一篑,收回调戏邱非的手却当机立断地截了话头转而又另找切入点,“好吧好吧,既然凶手这么伏法,被害人现在又觉得凶手姿色不错,要是凶手不想事情闹大就得拿点诚意出来,不如索性让被害人好好爽一回呗。”

“啊?”邱非这次是真的没跟上叶修的思路,“爽一回?”

“对啊,好歹是标记啊标记!我的第一次标记就这么糊里糊涂地没了,你说说我这波亏不亏?”叶修说话还算正常,可怎么听都是哀怨与控诉的味道,但转眼又笑眯眯地说道,“而且你刚刚不是吃了紧急避孕药吗?索性让我射个爽好了。”

“……”

饶是知道叶修这人时常出其不意攻其不备,邱非仍旧为此愣了好一会儿。

……这话倒也不是不对,以叶修的立场而言甚至可以说是人之常情,但是感觉怎么就这么、这么无耻呢……

“邱非,行不行给个准话?还是你以后都不准备跟我搞了?”叶修见人发呆就拍了拍邱非的脸颊,“喂喂喂,别发呆,行?还是不行?”

“行是行,但是——”

“——但是什么但是,先让我感受感受卡结标记是什么滋味再说吧!”

说着叶修就把邱非按倒了。


tbc

评论(35)
热度(55)
© 阿月🍁|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