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邱】半路 十八

默默地看你们……


************************************************************************************************

邱非醉醺醺地看着叶修断片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力道很不准地拍了好几下叶修的脸颊,不过叶修依然没有醒。

“……叶修修修修修——!”

耍酒疯的某人在断片的某人耳畔说着鬼也不知道的话,而后更是违反常理地把断片的某人活生生一路从客厅沙发摇摇晃晃地拖到卧室床上——至于断片的某人在被拖拽期间砰咚哐啷撞到什么了,呃,耍酒疯的某人表示他根本不知道。

不过等晕晕乎乎的邱非也爬上床时恰好看见叶修无意识翻身,谁想这一翻身竟然直接点燃了邱非情绪中藏了十几年的暗火。

“翻什么身!你翻什么身!”邱非把人翻回来时力道没控制住一把就扯坏了叶修的棉T,但他现在可没空顾及这个,只是很大声很大声地喊道,“我不就是发情期之前特别想上床,干嘛拒绝!干嘛拒绝!是不是老了不行了啊?!”

过去十几年时间里和夏仲天累积的、甚至只是一点很小很小的抱怨或者说委屈,此刻在酒精的作用下跨越时间限制被无限扩大。而失去理智的邱非几乎完全被感性和内心深处的想法所控制,揪着那些微不足道的小事来责难完全无辜的叶修。

这根本就是毫无缘由的迁怒了。

“……我喜欢过叶修怎么了!好像谁没喜欢过人一样!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还对我这一段放不开吗!明明我都跟你结婚了!”邱非抓不住那碎了的棉T就上手直接扒了叶修的裤子,三下五除二就把人给扒干净了,抓着叶修那玩意儿一边撸还一边冷笑着命令,“站起来!今天我要用!不把你睡蔫了我邱非的名字倒过来写!”

然而仿佛是被邱非这样的气势给震住了,无论邱非怎么极尽技巧,手里那玩意儿仍旧是一坨软肉。这让完全丧失判断力和理智的邱非毫无道理可言地气得不行,一手抓着这坨软肉一手左右开弓地抽了好几下。

然而无论是技巧或是暴力,软肉就是软肉。

“真难伺候。”

邱非轻掐了一下,抱怨了一句就弯下腰张嘴接纳了。

口腔里红酒的味道、叶修的信息素味道和那玩意儿的奇特腥味浑然一体。舌头整个沿着外部动了一圈又自觉照顾更软的两坨小肉,一个个亲过来又一个个抿过去,还同时用手适度地掐捏,很是熟练。

该说Alpha生来就存在“交配即生命”这一原始基因,在邱非各种花样百出不惜人工成本的持续撩拨下,被酒精严重影响的叶修终于不负所望地开始出货了。而再等到邱非自觉历经“千难万阻”骑在叶修身上时,已经过去了小半天。

大概是刚才一波说话把要说的都说完了,邱非只是自顾自地晃着脑袋晃着腰——晃脑袋是因为晕而晃腰是为了爽——半句话也不说。这时候他已经有些清醒但还没有特别清醒,只觉得先前对叶修的那种态度很恶劣,因此也就存了补偿叶修的想法。当然所谓的补偿就是进入生殖腔里,基于A的本能,应该就是这种情况下也会爽到的吧。

作为十几年某方面生活还算和谐的现离婚人士,邱非自然知道AO之间天然该死的吸引也是可以只建立在交配与繁殖上的。曾有句古话叫“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大概就能完美形容AO的本能吸引,或者变相地说明AO之间的联系有多紧密。

邱非吸了口气让自己晕晕乎乎昏昏沉沉的脑袋能镇定一些,对准了位置就让叶修直接进来了——他太过信任叶修的自控能力却全然忘记此刻叶修处于无意识状态中。相对而言很少进入的地方还是很敏感的,邱非身体因此跟着抖了一下,又停了一会儿才开始重新动起来。

上位本来特别容易掌控节奏,然而因为酒精关系难免让人失了力道和准度,邱非就是在这样一种看哪儿哪儿都在转、怎么按以前的节奏和技巧来都差了许多的情形中。他觉得很不舒服,已经随着时间推移而回来了一些的理智告诉他这是因为酒精影响了神经系统才会对本应舒服的感觉产生迟钝,可本能却委屈地认为怎么他上的这个A、这个明明优质到不能再优质的A一点也不受他吸引。

也正因为这种想法,邱非几乎将所知的所有技巧都用在了挑逗叶修的身上——天可怜见的叶修根本就没意识怎么会挑逗成功呢——却发现对方完全没有反应。甚至他自己都耐不住这种虽然迟钝却依然来临的舒服而出了次货,可叶修那玩意儿依然硬得跟石头一样,半点要出货的迹象也没有。

花旗参的味道开始变得浓郁,邱非吸了吸觉得太浓就下意识随之释放出了檀香味的信息素。他并没有为此觉得有什么,他跟这个花旗参味的主人可不是只有一次两次的深入了解与合作,所以偶尔两种信息素交融也不会让他产生排斥。

嗯,其实花旗参和檀香融合后还蛮好闻的。

邱非仰头上下左右地动腰自己找舒服时眼睛是闭着的,一方面是很享受做这种事,另一方面是在感受这种信息素暂时融合的美妙味道。

但做着做着,邱非开始感到肚子又热又涨,而且有越来越热越来越涨……甚至越来越疼的趋势。邱非不得不为此停下了动作,疑惑地摸到了自己的腹部。

越来越疼了。

这种疼是一种骤然而起的疼痛,不止疼痛还特别特别地涨,以至于连肚子也突出来了一些。邱非当然想要离开,可是一旦后撤就会疼还会越来越疼,疼得他动也不敢动,只好尽量弯下腰蜷起身体半倒在叶修身上。

“……好痛……”

邱非难受得不行。

没有安慰与笑容的拥抱让他处于一种毫无安全感的状态里。不过倒下的姿势刚好能听到叶修胸口的心跳声,还有周遭熟悉的花旗参的味道,这一切仿佛另一种变相的抚慰,让邱非总算也能有点慰藉。

这个心跳声,这个味道,是只属于一个人的。

那个人做起来温柔又体贴,一点也不会让人惊慌失措或者忐忑不安。

邱非也不清楚为什么自己就能平静下来。明明肚子还在疼着,可也不想之前那样跟被撑开似的疼了,只剩下一点点微微的涨疼。

时间缓缓过去,大约过了三四个小时邱非才等到这种涨疼也渐渐消弭,只是脸色煞白地让自己和叶修分开了。这时他已经差不多清醒过来,呆呆地看着从自己身体里缓缓流出的液体,又仿佛被按到了什么开关,一下子几乎是连滚带爬地远离叶修。

邱非怔忪了好久,极为复杂地看了依旧睡得无知无觉的叶修一眼,最后也只能沉默地去了浴室。

花洒之下,被他用手抠挖引导出来的东西和水流混在一起,可即便已经清理干净了身体也毫无用处。

他,被标记了。

还是自己把自己给标记了。


tbc

评论(51)
热度(46)
© 阿月🍁|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