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邱】半路 十五

年前还半个月的时候,叶修见邱非忽然一改疲懒做起了大扫除有点诧异,待到大扫除扫了一半又怏怏地扔了扫帚抹布跑去蒙头大睡时,他就猜到这人心情不好了。

看见这个完全堕落了的处女座叶修倒是很无所谓,相反还很高兴和喜欢。

睡吧睡吧,反正多养点肉抱起来也舒服。

其实他哪里不知道邱非在想些什么,以前十几年投注的目光可不是白费的。这模样分明就是习惯性等着夏家二老莅临兼审查并催生,只是如今往日里习惯了的人事忽有了改变,再加上冬日里寂寥萧瑟的氛围,就有了一些低落。

叶修好笑地摇摇头,拖着人去游戏上大杀四方。意料之内,游戏不仅抚慰了邱非的情绪低落还让嘉王朝又有了一笔收项,真是可喜可贺。然后就有点小意外地被邱非按倒在床,霸气外露地扒光了衣服,口称既然是体验价就要有附加服务。

……这种上赶着掏钱的消费者虽然不是没有过,但一般都是商家诱导后的不理智的消费者,哪儿有像邱非这样被抚顺了毛……哦,对,也有那种就是穷得只剩钱的主,再遇上他这种囤货的商家,可不就是供求关系极度平衡么。

叶修脑子里补了一出精彩绝伦的买卖大戏,落到实处只可惜收货方库容不够。

“你过年不回家吗?”邱非一边用腿霸着叶修的腰好像那儿是自己的领地,一边凝神看着叶修的乳头,没一会儿露出惊奇的表情来,“……咦?我才发现你左边长了根毛。”

“……你这话题跳跃得颇有包子的风格。”叶修刚说了句转眼就发现邱非开始上手拽了起来,“别拽,我现在还不想射。”

邱非挑了挑眉,视线下移看了看自己已经射到没东西可射正奄奄一息软趴趴的小家伙,又瞄了眼腹部一圈早湿乎乎白腻腻的一片,然后用力拽了。拽一下还没拽下来,手上湿滑粘腻嘛,所以就多拽了几下。被拽的人也不阻止,当然并未一泄如注,只是每拽一次就顶得凶,反倒让邱非玩出了点兴致来。

直到真的拽下来了,那也过去了大半天。

“看,明明就没射。”邱非搓了搓那根毛然后往床边的垃圾桶里一扔,手指揉着叶修乳头时又想起来刚才的问题叶修还没回答,“不回家?”

“不回去,我不是说了我妈说把你娶回去我才能回去?”叶修并不在意邱非对他的乳头作怪只当床上的情趣,倒是把邱非抬起来些去揉捏屁股还挤出各种形状,“感觉总算有了点肉,看起来你那手术挺亏身体的啊。”

“是啊,谁说不是呢,但不动手术很多事情上就会比较麻烦。所以我就想,还是吃一次苦头结束拉倒。”邱非叹了口气,感觉叶修有加力的倾向就顺意也摆腰摆得幅度大了些,“你们A究竟吃什么长的,怎么能每天都有这么多存货?”

“天生的没办法,就像你们O的肚子,有容乃大。”叶修一只手捏邱非的屁股一只手在邱非的腹部涂开那滩乳白色的粘液,看了眼早没气力的小家伙就好心地放过了,“你么,虽然你是有库容,不过不是不给存么,那就先满这里再说了。”

邱非不置可否,并不接叶修这个明显有深意的话,只是夹紧夹实还扭得更起劲了让叶修一爽到底。相对而言在床上他算是比较不用出力的那个,加上O天生就是契合A的身体容易湿容易软好操得很,因此每每从他的视角仰头去看叶修在他身上卖力耕耘的时候,总有种“这个A确实沉迷于我”的莫名安定感。不过冷静想想,其实更有可能的也许是被荷尔蒙或者信息素影响了。

不过从第一次和叶修上床的“背叛感”到如今的莫名安定感,邱非很意外地发现自己竟然只用了不到一年……不是说要忘记一段刻骨铭心的感情至少得用感情期一半的时间吗?他这一年都不到又算什么?

“不专心就算了,动作别停啊。”

胸前被密集啃咬的疼痛让邱非回过神来,可是才回过神来就感到叶修的火力又加了一档。身体里本就酥酥麻麻,这下更是热得不成样子,就像被架在逐渐升温的火堆上反复炙烤。肚子里更别提什么热了,直接就是烫的,进进出出的烫更让人无法忍耐。

“……我、我没力气了……”邱非一边想蜷起身体让叶修停下一边又想展开身体让叶修进到深处,两种矛盾的感觉叫他颤着腿伸伸缩缩不知多少下,“……你倒是快点!”

“哎,这怎么能快,我要是快了你不得退货了?”

也不知道触到叶修什么开关了,邱非只觉得身体里忽然一阵胀痛。这阵胀痛顺着神经返回到大脑里告知他,叶修居然直接顶进了他的生殖腔里。

一时间邱非都有点发懵。

“……你又没有发情期,进来干什么?!”

邱非有些狼狈又有些恼怒地往后退,可是叶修一再向前还抄过他的腰让他们结合得更紧密。这个动作让邱非瞬间惊慌了起来,他本来还没想到叶修会标记他,可是这样一个不容退缩的动作太让人害怕了。

“你干什么!放开我!”

有过一次被标记经验的邱非不敢乱踢乱动,就怕叶修卡结后被刺激到一个不注意就射了。虽说叶修也曾在他生殖腔里卡结,可到底那时没有射出一点。

而现在……现在……!

 “说过你别怕就不用怕,我答应了不会标记你就是不会标记你,”叶修不是没感觉到怀中人细微的颤抖,可是埋在生殖腔里的感觉太好了,太叫人食髓知味,“对不起今天一时没控制住,不过我保证过不会标记你的,你放心。”

明明这种状态很没有说服力,可是邱非的身体居然真的放松了下来,腿也重新缠到了叶修的腰上。不知是不是一下子的松懈让人更添依赖,邱非向寻求温暖那样抱住了叶修,还把脑袋埋在了叶修的脖子那儿。

“你、你不要吓我……”

邱非能够理解这种一时冲动,但是至少在起这种冲动前和他说一声,他做了准备就不会拒绝。

“是是是,我的错,”叶修顺势压在了邱非身上,任由邱非把他当抱枕一样手抱腿夹,却笑着说道,“我应该先问你一句,下次不会忘记了。”

邱非嗯了一声然后停止一切动作,只专心感受他身上的这个人。

说来也奇怪,发情期中一样如此甚至危险百倍都没有刚才那种害怕的感觉,可是刚才偏偏就是有种奇妙的直觉,觉得自己会受到被标记的危险。思来想去,邱非唯有将锅甩到了A的攻击性上了。

然而真是如此吗?

叶修紧紧拥抱着邱非,抵御着本能只在人肩膀上咬了重重一口。他当然不会这么没有自制力,连发情期时他都能忍住,何况平时无比清醒?

他是故意的。

他只是想试试邱非的底线退到了哪一步,可令他非常非常非常意外的是,无论是身还是心,邱非的那道防线明明已经脆弱不堪还故作顽强。不然这种对于O来说极度危险的情况下,哪儿有他说一句对不起,邱非就信了的?

……唔,可惜这种试探短时间内只能做一次。

叶修无不遗憾地想。


tbc

评论(35)
热度(46)
© 阿月🍁|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