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邱/叶邱】半路 十四

冬天阴雨连绵可不是什么好事。

积了一个星期的衣服洗完要晾晒,可H市的大冬天湿乎乎的,衣服总会很潮。邱非每次看见了就很不舒服,嘟囔着还是买个烘干机吧。

“晾衣服的是我,我都没着急你着什么急?”叶修从室外进来,看着窝在沙发里窝成个粽子就差没手拿杯热茶感叹的老头子样,不由好笑,“还说自己是锻炼的人,你这样说是个退休老头我看都有人信。”

“差不多吧,我现在也是退役,退役和退休有什么两样?再说了,按职业选手寿命来算说,我确实就是老头,”邱非裹着毯子打了个哈欠,说话都有些模模糊糊的了,“而且本来就到了我午睡时间,何况资料我的部分都更新好了……决定了,一会儿我就在这儿午睡,不想动。”

“哟,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是吧?处女座的骄傲去哪了?”叶修走近,要把人赶起来,“别的不说,这沙发设计不合理哪儿能睡,要睡就回床上睡去。”

邱非咕哝了两声装没听见,朝沙发里面转过去,身体蜷得像只虾。

这是在隐性地向叶修表达抗议。

“要么现在起来回床上去睡,要么我就抱你了,”叶修哪里不知道邱非这一出什么意思,只是弯下腰把手抄进邱非的腰下面,准备了一个托举的动作,“你体型跟我差不多,我这一抄没准就把你给摔了,虽然你现在的确不用打比赛了,但万一伤到手——”

“……你黄少天附体吗?”邱非忍无可忍地一下子坐起来,裹着毯子一脸困顿又不甘地说,“本来这个星期就轮到你晾衣服!”

“我这不是干完也准备午睡了吗?就你能睡我不能睡?”叶修像抱孩子那样连人带毯子一起抱了起来,而后一脸意外地说,“哎哟喂,别说这样抱你还挺沉的,瞧这份量倒是可以出栏了。”

邱非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惊了一惊,随即抱紧了叶修的脖子没敢动。

“别怕啊,”叶修略微抬头亲了亲邱非的脸颊,“我好歹是个A啊,再怎么着都能抱得动你,就算一个O再重能重到哪里去?”

“176公分,125斤,我在成年男子标准体重范围内,谢谢,”邱非本能抱紧了叶修又忍不住拌嘴,“我可不是你以前那些又轻又纤细的小O类型。”

“哎呀,来来来,多吃点醋,无上欢迎,”叶修嘴里说得欢腾,表情上可半点没变,和邱非一起摔倒在床铺里时还说,“今晚开始我就多弄湿几条床单来报答你这份醋。”

“……你这是赤裸裸的报复,”邱非知道这是叶修在逗他,他已经习惯了,所以没什么反应,“我不就是上星期多要了你一些而已,你何必这么斤斤计较。”

“礼尚往来,即然你上星期多要了,那这个星期我多要点,轮着来,公平,”叶修脱了睡裤挤进毯子里跟邱非抢空间,“晚上又有比赛,先睡,睡饱了才有力气干活。”

邱非可真不想知道叶修嘴里的“干活”就是是真的干活还是那种“干活”,要知道一个老司机的心理都是不可捉摸的。所以也不再拌嘴杀时间,邱非自己也没有察觉地缩进了叶修的怀里还很自觉地找到了老位置,而后脑袋里一歪就呼呼地睡了过去。

“……秒睡啊。”

叶修失笑地摇了摇头。这个时间段他并没什么睡意,只是很喜欢看邱非对他在这大半年里渐渐养成的种种下意识习惯。

他当然知道邱非一直因为他的种种行为而不忍心,其实根本没必要的。这十几年来他对邱非的感情不是没有过理智地放弃,可心告诉了理智它并不这么认为。

要得到邱非,要得到这个O。

如果不是邱非和夏仲天离婚,或许心还会被理智拉住最后一根缰绳。可是他们居然就离婚了,即然如此,他又怎么会不趁虚而入呢?

这个O,他可是足足看上了十几年之久。

或许其中确实有求而不得又突然拥有一切的喜悦,只是这走到如今的人生不算短,他也就看得更开更远也更深层次。毕竟建立于AO之间的,除了在人类文明的时代背景下的那一纸宣布AO合法属于彼此的婚约,更多的还是属于野兽天然拥有的本能。

性吸引可不是简简单单的性交气味,那得建立在觉得对方强壮、美丽且信息素相合的基础上才会有的信号。

所以单就是邱非和他上床了还觉得舒服,这就是一个大好的局面。

而他现在要做的,哪里是宠哪里是溺又哪里是单纯的退让与隐忍?在邱非不知道这些的背后,是他有目的地消除一切在邱非身上属于另一个A的印记。无论是潜意识的,有意识的,深刻铭记的,还是想要忘记却忘不掉的……邱非每一天的睁开眼睛到闭上眼睛,衣食住行也好、聊天内容也好,甚至就连工作的方式方法或者是看向他的眼神也好,从今往后都只能被烙下名为“叶修”的印记。

这个过程会很漫长,但叶修很有把握最终能赢。

因为他知道自己能给出的感情只多不少,更因为他知道夏仲天不知道的邱非。就是连邱非自己都未曾察觉到心底深处曾也被自己深深印下痕迹,只是那痕迹与梦想重叠成为另一种信仰。

只属于“叶修”与“嘉世”的,独一无二的,无可取代的信仰。

诚然,他的慢一拍导致或许只能与邱非半路而行,可余下的人生之路非常明确,而邱非很遗憾地,已经没有可能再与别人同行。

属于他的,从头到尾都必须属于他。

其实Alpha与生俱来的攻击性与占有欲他不是没有,相反他的攻击性与占有欲并不少,甚至还很多。只是他更能理智地看待这一切,所以这些负面的东西才能在对方底线之前刹车,以至于所有和他上过床的O都以为他温柔又体贴,还传播出去。

并不是。

温柔体贴只是另一种攻击与占有的软性手段而已。

叶修是谁?

连玩个游戏都要被称作“斗神”的男人,又怎么可能会把这种争斗好胜的、属于Alpha的本性再三压抑?

简直笑话。

也只有碰上邱非,他喜欢的、爱着的、欣赏的偏偏差点错过了的人,才会努力表现出自己最好的一面来。说起来,这就跟动物里雄性求偶展示自己最强壮最美丽最健康没有二样,当然他会一直将这个面目维持下去,毕竟这也是一部分的自己。

至于标记不标记邱非,他早不去追求。他追求的是更深一步的,从灵魂深处的爱与依赖。甚至可以说,他是在毁了邱非接下来的人生。

但那又如何?

将邱非余下的人生掠夺过来的同时,他也在付出自己余下的人生。

“我很期待这一天到来。”

叶修亲了亲邱非的发顶,却意识到自己因刚才的想法而兴奋了。他当然没有压抑自己的意思,直接把熟睡的邱非吃到了肚子里。

事后算账?

邱非可不会做这种事。大概只会被他弄醒了后揉揉眼睛,再拿困顿又迷蒙的眼神瞄一眼正在卖力奋斗的自己,而后拍拍突出来的肚子抱怨他不会浪费时间。

你看,至少在床上,邱非已经渐渐忘记夏仲天了。


tbc

评论(22)
热度(44)
© 阿月🍁|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