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邱/叶邱】半路 十三

夏花秋雨一过,寒冬腊月既来。

而工作与生活混模糊了边界的日复一日里,邱非居然不知不觉已经习惯了半夜里被某人摸上床胡来,也习惯了家里偶尔会处处都有花旗参浓烈味道的时刻。平日里吃到一起说到一起,发情期来了就疯天疯地昏天暗地。

日子过得那叫一个舒心。

叶修和他以前一起生活过的任何一个同住人都不一样,迁就有之,将就全无。彼此的生活习惯其实谈不上合拍,可他们居然能一板一眼地讨论好时间规划来相处;彼此的审美多少中有些冲突,可他们居然能在冲突中找出了如何求同存异……

家里变了样子却又没有让他不顺眼,先前满脑子对叶修和自己生活的悲观预计统统都没出现,只觉得日子在你一杯绿茶我一杯咖啡中过得飞快。

而直到重新到来的发情期在第四个月后叶修的提醒中如期而至,他才在后知后觉中意识到自己竟然已经需要叶修来提醒他发情期的日子了。这通常只有在一个O完全放心一个A出现在自己的领地内,才会不介意自己发情期的到来,甚至忘记。

至少曾经和夏仲天刚结婚的头两年,他确实如此全身心地爱着与信任着夏仲天。因为爱一个人的甜蜜滋味只要尝过就不会忘记,而和爱的人相处的每一天都能是全世界最珍贵的宝贝。如果所爱之人的一举一动一回眸一微笑里也透出爱你的信号,恐怕没有哪个人会眼瞎到什么也看不见。

而叶修这种满含着“爱”的眼神,他又怎会陌生?

哪里是炮友?哪里是床伴?

叶修到底要什么,其实邱非回头仔细想想也就清楚了,但他做不到。

做不到就是做不到,心空了就是空了。然而看着叶修这样不动声色的努力行为,他又真的很不忍心。在这个世界上有那么一个人,会用很恰当很体贴人的行动喜欢着你、爱着你,没道理会无动于衷的。

他太知道这是种什么感觉了,所以他真的,真的很想爱上叶修,哪怕只爱一点点。可是心里一片空空荡荡的,就像隔着一层厚厚的透明玻璃看叶修说话,而他看着干着急却又一个字都听不见。

得到爱之后又失去,如果还有下一次来临,那无疑就是一种折磨了。因为实在不知道已经什么都不剩的自己,还有什么能够給得出去。

邱非没有要折磨自己的意思,更从来不做伤人伤己的事。所以即便戳破别人的感情很不讨好又容易招来对方自尊被伤到之后对自己的嘲笑,他还是在某一次做完之后把他们之间那层名为炮友或是床伴的纸给戳破了。

但出乎意料的是,叶修好像并不介意的样子。还满脸高兴地说他这才是离婚的人的正常状态,甚至表示他能说出来而不是装聋作哑就很欣慰了,因为至少这样就表示自己还有机会可以争取一下。

这让邱非很动容。

没有标记,没有婚约,甚至没有感情回应,这样真的好吗?真的值得空等吗?本来就在不平等的状态之下,本来就……本来就……

“饿久了的人通常都不能一下子吃饱,”叶修凑过来亲了他一下,“你就安心受着,我乐意的。你能有回应当然好,没有回应就这么过下去也不错,你轻松我也轻松。”

“我讨厌不确定性……”邱非说了一半又停住了,一小会儿后又自省,“你看人都是自私的,我只从我的立场出发,却没有想到你的。”

“考虑到你毕竟比我小,能想到这些我已经很感动了,”叶修用几乎哄小孩的语气亲了亲他的额头,复又笑着说,“不然要不我们定个合同好了?先前四个月我就算给你的尝鲜价,现在可以有一年的体验价,等用完了体验价,你觉得要是不错,我就再给你特别优惠打个折搞个三年的试用期。不满意随时退换……哦,没有换,可以后场维修升级。其实你看,结婚什么的跟买卖也没区别,我们做买卖还能用户至上呢。”

“……听起来好像是我包养你的节奏?”邱非觉得有哪里不对就是说不上来,“而且这不是违法的吗?还有万一是你不继续销售了,又或者暴力销售……”

“邱非,你有被害妄想症吗?”叶修把人捞过来,拿过邱非的手拨了拨自己努力推销的商品,然后就抬了抬邱非的身体对准消费者开始卖力销售用心服务了,“好吧,那我清仓吐血价吧,你要是怕买到伪劣商品或是捆绑销售,合同里可以增加一项的。”

“什么……?”

邱非觉得自己有点跟不上叶修的思路,勉强理清了那些意思,马上又来更多的意思。

“你要是正式购买……”叶修用手指点在邱非的那精神奕奕的顶端,一如平常般笑眯眯地说,“我可以去做结扎手术。”

“!!!”

“……哎哟喂,不要突然咬这么紧,断了你怎么办?”叶修没想到邱非心理素质有下降的趋势,只好翻身换了上下,凑到呆滞的人脖子边拱来拱去,腰上也不落下力道,“你不就是在床上因为夏仲天A的本性受了委屈吗?但我这边服务周到啊,而且做了结扎又不是不能恢复回来还一劳永逸。”

邱非呆呆地看着为他周到服务的人,有种白日做梦的感觉。

“你们o嘛,大部分都敏感得很,只要A一露攻击性就会害怕,”叶修这时又挑眉自信地说,“但是我是谁,A中之A,你要安全感我就给你,你要被强暴感我也行,你说温柔我绝不霸道,要体贴就体贴要猛烈就猛烈。所以说这么优质的A,签下来吧,包君满意。”

“……”

邱非知道叶修是故意这样说的,转移视线模糊焦点,引君入瓮而后再一击必杀,这是叶修的拿手好戏。

但……

“……尝鲜价还没用完,用完了我要想一想再决定要不要试试体验价。”

人心肉长的。

肉怎么可能会是硬的,又没冰冻也没死。

“好嘞!”

叶修笑了起来。

“……就是有点老了……”邱非故意这么说,说完了又自己觉得好笑就故意用伸手捏了捏叶修的脸颊肉,“保质期过没过?”

“合法经营,无过期商品,绝对吃不死人,”叶修一脸一本正经,还任人在自己脸上又捏又掐,仿佛正面临一个挑剔的消费者的挑挑拣拣而无动于衷,末了又挑眉摸着邱非的嘴唇问,“还是说你想吃?”

“……”邱非也学着叶修挑了挑眉,而后不仅手指了指下面,身体也同步夹了夹,更是很严肃地指出来,“现在不想吃。如果下面先吃了上面就不能吃,你要是没力气做全套麻烦早点说,我可以帮你咬——啊!”

还没说完,叶修直接捅到了生殖腔入口边缘,熟门熟路地打圈画圆。邱非一下子没准备好,又知道叶修是掌握着分寸故意的,一时在好笑里发疼一时又在情欲里沉沦,颠来倒去地还被好一阵撞击,实在觉得所谓尝鲜价体验价什么的都是套路。

“老?没力气?”叶修笑着双手拉开了邱非的腿敞着,开始一下一下又缓又重地往前送商品,“来来来,商品要好好展示才能让消费者明白什么叫做物美价廉。”

虽然邱非自认和叶修是胡来过也疯过的,但就像他先前的猜测一样,叶修的花样可真不是盖的。

这个晚上,不管邱非心里是不是无处着落,身体却早已被牢牢钉死了。

要知道,野兽觅食总有无限耐心。


tbc

评论(19)
热度(39)
© 阿月🍁|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