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邱/叶邱】半路 十二

夏休期结束而新赛季开始后,邱非算是见识到了叶修宛如星辰浩海的巨大工作量,这也侧面让邱非明白了为什么叶修总是各种坑蒙拐骗退役队员帮他干活。

因为实在是……太多了!

与执掌一队所不同的是,叶修面临的不再是十个人左右的小队伍,而是将近三百个登记在册的职业选手!并且每一个人的长处短处、目前处于什么水平、心理起伏状况等等全都一一造册在案。

所以只要一比完赛,战队队长可能只需要复盘再管好自家队伍就行,可叶修却要将当天所有队伍的比赛内容连同选手全都一一写总结。邱非当然不会坐视不理,可就算一起帮忙做这些事,等所有资料都整理分类完,基本离下一场比赛开始也就只剩下一两天了……虽说也算有休息日,实际上却比带队比赛还要累。

邱非午睡完从卧室出来时就看见叶修整个人瘫倒在茶几上一副快死了的样子,身边还落了一地各种查阅的资料。大概是听到他的动静,叶修跟弹簧似的一下子就坐起来了,还手脚很快地把资料都拢好放在一边。

“这么快就醒了?不再睡会儿?”叶修笑着调侃,“昨晚我挺卖力的啊。”

“有点累,不过还好,”邱非并没对地上刚才的一团乱表示什么,反而说,“你摊着没关系,弄完记得收就行。”

“帮我做一些呗?”叶修自然不会放过压榨邱非的机会。

“好啊。”而邱非自然不会不答应,谁想这一弄就弄了大半天,还弄的头晕眼花得很,结束时邱非不由自主地伸了个懒腰,“我去泡点茶来。”

“辛苦了……”叶修已经完全没有力气的样子了。

“难怪你一直四处抓人,这工作量也太恐怖了。”不一会儿邱非就端来一壶茶放到叶修手边,还不住地感叹,“也难怪助教这个职位不论是世联赛还是国内联赛期间都只有兼职,想必大家都是受不了辞职得多才这样,没人来啊。”

“这是没办法的,走向更大的舞台必然会有更多的责任,压力大太事情太杂操心的地方又太多,做了受不了很正常,”叶修打了个哈欠,转了转脖子,“不过现在我不是有你嘛,这活已经轻不少了。”

邱非都懒得理叶修,帮他倒了一杯茶又说:“起码明天可以休息一天,后天晚上开始比赛,先期的准备我已经做好了。”

“……啊,有句广告词说得好,感觉身体被掏空了。”叶修复杂地品着茶感叹,然后凑近邱非朝他放电,“连续使用两天,房东求充电。”

邱非转头看了眼时间,倒是可以玩会儿再吃晚餐。谁想还没等他有所动作,眼前就已经笼罩了一片阴影,叶修动作迅速地一伸手抄过他的腰将两人之间的距离填平。

“纵个欲?荒个淫?”叶修一边说一边扒他衣服裤子,“再来一个——”

“——只能来一次,”邱非倒是无所谓,由着叶修胡来,略微犹豫了一下不知为什么就很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地开口解释道,“晚上我约了人。”

叶修哦了一声,不动声色地吻着人,心里却开始竖起了警惕。

这么遮掩犹豫的语气,约了谁也太明显了。虽然清楚邱非不是一个离婚就朋友没得做的人,但破镜重圆什么的,死灰复燃什么的,只要有一点点复婚的机会,叶修丁点儿都不想让邱非去碰。

十几年的日夜相处,就算叶修再了解邱非,他也赌不起那万分之一的可能。

“需不需要我帮忙给你造个势?”气氛微妙了一小阵后,叶修仿佛一点也不觉得尴尬地开口,“闻理不是说夏仲天看上个小嫩模吗?那你就把我带过去秀恩爱,我保管能花样气死他。”

“……没这事的,是闻理小道八卦看多了,”邱非笑了起来,这一笑就化解了刚才的微妙气氛,反而坦荡荡直率起来,“就算他真找了人,不说把你带去,就说你跟我住一起还搞上了,仲天就能气得破口大骂吐三升血。真是奇了怪了,明明他自己也收集了一堆一叶之秋的模型,偏偏就是看不惯你。”

“大龄中二病外加傲娇,啧啧,不过他这傲娇真是傲娇得二十年如一日啊,”叶修不可置否地扬了扬眉,手上倒没半点停顿地伸进了邱非的睡裤里,往下摸到地方后只做了几下功夫就得了湿湿软软的熟悉触觉,“我说这么多年你怎么受得了?”

“爱一个人不就是连他的缺点都爱吗?偶尔我还会拿你逗逗他,”邱非配合地扭了扭腰调整姿势,大概叶修这一句让他想起以前了,竟连神情都柔软了许多,“虽然事后哄他挺麻烦的……啊——”

话没说完就被叶修掐着腰往里顶了个结结实实,邱非条件反射抱住了叶修。他们可没有特意去卧室里,只是在茶几旁就搞了起来。好在茶壶茶杯都被叶修随手放在另一头去了,不然这滚烫一壶撒一地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反正要我帮忙就说,绝对随叫随到。”

叶修抱着人做得又快又猛,他可不想听邱非谈以前的爱情史和婚姻史,纵使邱非这种口气只是忆往昔而非仍留恋,他也不想听。

“……你就住我家,怎么可能不随叫随到,”邱非在摇摇晃晃里边笑边吐槽,“更别提现在这样随时随地发情了。”

“哪儿有随时随地发情,做得并不频繁,我现在只是工作累了充电,”叶修低下头咬住邱非胸前一点用牙齿磨,“感谢房东慷慨相助。”

“嘶——轻点儿,”邱非挺着腰一边用力夹叶修一边又用前面去顶叶修的腹部,前后都是一片粘糊糊湿哒哒的感觉,“对了,我觉得我发情期应该要到了,做的时候要是我脑子一糊涂求你标记我,你千万别标记我啊!”

“我知道,说好绝对不会标记就绝对不会标记,你放一百个心吧。”叶修说完又抬起头讨了个吻,一吻结束还特别认真专注地看着邱非说,“这方面你还不信我吗?”

“信,我当然信。”邱非觉得自己受到了诱惑,而那一定是因为叶修在有意勾引他,只是此时此刻他并不觉得讨厌,反而很受触动,“我想这世上没有哪一个A能像你这么有自控力了,就是发情期我们直接做,我都不怕你会标记我。”

“那是,哥是谁,没这点自控力怎么行?”

叶修笑得很浅又很远,可邱非福至心灵地觉得叶修是不是挺难过的?一个找不到心仪的O的A,其实会觉得很寂寞吧?

这一刻,邱非竟然觉得叶修很可怜。

“叶修,我说句你不爱听的话,”邱非不忍看叶修的神情,于是抱着叶修犹如交颈鸳鸯,只低声地在叶修耳边说,“一辈子那么长,好好找一个O过。你那么好,没有O会拒绝你的。”

“邱非,这种时候说这太毁气氛了,现在你只要好好感受我就行了,”叶修眼睛一眯扯了扯嘴角,一手按着邱非的脑袋,腰下用力得几乎像是往死里在操人,“再说我就标记你了啊。”

这种不是威胁的威胁让邱非叹了口气,而后不再揪着这个话题多说了,只闭上眼开始尽情享受这一切。

其实他又有什么资格去说叶修呢?

没有红杏出墙没有阴谋算计,安安稳稳如他和夏仲天最终也就过成了这样,反而更加证明了天长地久不过是一个谎言。

爱情?

是,它存在,却有保鲜期。

保鲜期,十年。


tbc

评论(32)
热度(45)
© 阿月🍁|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