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邱/叶邱】半路 十

那天晚上邱非饱得不能再饱,叶修把他喂得肚子都突出来了。而他整晚都在绝顶美妙中感慨Alpha的生理构造不可理喻,还搞得他第二天睡到下午才醒。

下午醒也就算了,主要是晃着醒有点让人犯晕。

“你什么时候醒的……”邱非一边被动晃着一边打着哈欠揉眼睛,看见自己肚子又突出来难免有点惊讶,“你这是搞了多久啊?睡前才清空你又给灌成这样?”

“一个多小时,本来是想叫醒你,谁知道你会睡这么死,怎么叫都不醒。”叶修的表情里带了点无奈,“我也不是故意的,只是这两天其实——”

“——啊,你是快到易感期了吧。”没等叶修说完邱非就想起来这一茬了,还挺理解地问,“之前你是因为压力大内分泌失调提前两个星期的,这次看起来正常了?”

“嗯,所以要辛苦你了。”

如果不是下边骤然撞得狠起来,邱非大概是会相信叶修这句话的。

“你这次搞完先停一下好吗?”邱非好笑地主动把腿缠上叶修的腰,却又主动配合着扭腰摆胯,“我去洗洗吃个饭再陪你?”

“好。”

叶修舒服得眼睛都眯起来了,低下头就是轻咬了一口邱非的脖子。他其实就是故意的,易感期可是个绝妙的好借口,不用白不用啊。不过现在他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赖在邱非家里。

而且看起来……邱非似乎并不介意的样子?

“你们这些A啊,有时候真是幼稚……”邱非看着自己突出来的肚子忍不住按了按,谁想正好就按到了叶修撞来的那一下,邱非能感觉到叶修瞬间绷紧了身体,于是无辜地看着叶修说,“我不是故意的……”

叶修急喘了好几口气才忍下来,听闻邱非这么说真是又无奈又好笑。

“占有O、让O生孩子是原始本能我也没办法,能克服本能不进生殖腔射精我已经很努力了,”叶修四处在邱非的脖子胸口咬出印子,又多又密,要是不说这是你情我愿搞出来的,恐怕他现在能蹲局子里,“谁让AO之间就是这样,O的身体对我们的性吸引太大。尤其你跟我还那么合拍,不做点什么我就很焦躁。”

邱非正要回话,可叶修并没让他的嘴巴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撞击的节奏突兀地改变,从又狠又快变得又缓又轻,直把邱非空虚得快要疯了。

是啊,相对于A的攻击性本能,O的被占有性本能也是不遑多让。一个O一旦被占有过,接下来的发情期就只会更需求更饥渴。而抑制剂之所以叫抑制剂,也最多将这种需求与饥渴压抑到理智可控边缘,可该有的身体反应照样一点不少。所以邱非才宁愿找一个长期稳定又方便见面还技术高超的床伴,毕竟开过荤的O发起情来堪称野兽。

像叶修这样的就很棒,能够满足一个O的被占有感又自控力一级棒地不会进入生殖腔射精标记,简直完美啊!

换了哪个O来都是张开腿任操的节奏。

于是没过一会儿,叶修就察觉到了邱非的手沿着自己的胳膊往上移。配上那双看过来的湿润眼睛,显然就是一副想要被好好拥抱的样子。

他记得这是邱非只要被操到爽了就会做出的动作,仿佛这样紧紧相拥就代表了一辈子不分离。真不知道夏仲天是怎么在床上待人的,为什么会让邱非这样毫无安全感。但是不管如何,他是很高兴邱非这种无意识的亲近,无论这是不是仅仅代表了身体上的愉悦,至少这无疑是邱非的一种回应,所以叶修二话不说就回抱了邱非。

在拥抱之前,叶修不自觉地笑了一笑。他并不知道自己这一笑有多温柔又有多诱惑,可邱非是知道的,所以性欲高涨在所难免。

真是难怪那么多和叶修做过的O都对叶修趋之若鹜。也是啊,技术好、自控力强又懂得体贴,傻子才会放弃这么优质的床伴。可是以前居然都没有一个O能让叶修停留?那是不是说自己的技术还过得去?如果是的话,那能得到叶修这样的优质床伴,还真得感谢夏仲天这十几年的“教导”。

直到叶修又射了一次才算暂时结束,邱非看着满床湿哒哒粘糊糊的一片污糟,喘着气对叶修说:“新床单在柜子里,这条得先洗了。”

“一会儿还要用,现在就洗不是得洗两条?”叶修说着倒是提出了一个新建议,“不如连床单带人一起洗了,还省时间和水。”

“……你这样就有点惊悚了。”邱非故意理解错意思,好笑地说,“而且我家的洗衣机可没大到能把我也装进去。”

“不过你家的浴缸可以,”叶修退出来后把邱非拎起来抱在怀里,一只手往邱非下面伸进去小心地捣弄着,一边不经意地说,“这次常驻主要是因为对于全国电竞战队来说,H市算是中间城市,周边的战队也多,方便随时调查,B市相对就远了一些,浪费来回时间。”

“这样……那岂不是总部要搬到H市来了?上面必然不同意吧?”邱非倒也不在乎叶修帮他把精液弄出来,反而抱着叶修的脖子说,“我这刚退役空虚得很想找个跟荣耀有关的兼职或者全职,领队你看我合适吗?”

“合适啊,怎么不合适,”叶修咬了口近在眼前的肩膀,手上的活计倒很干净没有其他意思,只是自己射得实在太多了,一引导邱非那下面就跟失禁了一样流出来,而且周围都有些肿,这模样确实是自己做得有点过分了,“……咳,抱歉,都弄肿了。”

“没事儿,你太小看O在这方面的恢复能力了,过几个小时就好了,”邱非却一副习惯了的样子,只是揪着刚才那话题又深问,“说起来,刚退役是不是就会有种干什么都提不起兴趣的感觉?我该怎么排遣这种感觉?”

“……这是正常的,找到事做就行了,”已准备好被骂的叶修有点不适应,顿了一会儿忽然说,“我看你有间客卧……这样吧,我帮你找到事做,你就收留我怎么样?而且你O我A,要做也方便。”

谁想这话一说完,气氛立刻不对了。

……糟糕,太心急了。

“要我收留你?”邱非拉开距离,面无表情地下了床,转身看床上的叶修,“这绝对不可能。”

这种尴尬的场面叶修不知道遇到过多少次,比如被记者追问啦、被上头下达无法完成的任务啦、被家里老头子逼问啦等等,所以应对经验还算丰富。

“别这么绝情啊,大家都老朋友了,”叶修叹了口气,很无奈地说,“你也知道H市租房很贵的,上头这次让我来都不给租房报销,我还没来得及找房子呢。”

“领队,上面为难你,你也别来为难我啊,”邱非打量了一下叶修,见对方不是那种意思,表情也就换成了无奈的模样,并不是那么强硬地拒绝道,“收留你两三天应该不是问题,可是一直收留……我们两个的生活习惯完全不一样,闹掰了就没意思了。”

“生活习惯?”叶修愣了一下,“这怎么说?”

“你没结婚,不是,没跟人同居过吗?”邱非这话问完见叶修摇头不由挑了挑眉,于是又坐回床上给叶修细数道,“其他的细的不说,就说个大概吧。你抽烟、生活作息和饮食不规律,想必也不锻炼更不会做家务吧?我不但生活作息和饮食都很规律,还会适度锻炼。除此之外我有轻微的洁癖和强迫症,又很挑剔。”

“这些不算问题——”

“——都是问题,我见不得脏乱差,看不惯东西摆放不整齐,连人的衣着外貌甚至香水牌子我都有一定的标准,你光是抽烟一条就犯我忌讳了,”邱非一副过来人的样子拍拍叶修肩膀,“所以话可别说得太满,小时候跟我同寝室的闻理和后来跟我生活了十几年的仲天,连这两个人都受不了我,更何况你?别说你婚没结过,跟人同居都没经验。在这方面上,就我以前看到的你的生活状态,一个月给我一千万我都不要跟你一起住。”

……我靠!

现在能穿回十几年前改生活习惯吗?!

“你认识的我只是一部分的而已,我可不想破坏你心中对于我的良好形象,”邱非轻笑着说完后还不忘交代,“记得把床单放进洗衣机里,1/2勺洗衣粉就行了。”

以为叶修明白了的邱非正要松口气时,叶修开了口:“如果我能改到你满意,你就会收留我?”

“我这儿不是收容所。”邱非皱眉看着叶修,“你到底想干什么?”

“躲我妈。”

老妈对不起,为了你儿子的幸福生活,你先牺牲一下名誉吧。叶修在心里给自家老太太赔不是。

“……你逃你的逼婚,为什么要扯上我?!我不但离过婚还比你小十岁,你这不是成心要——”邱非无语地说了一半,忽然意识到了叶修这样做的意义,“你居然拿我当了十几年在外面逍遥的挡箭牌?!”

“咳,什么叫挡箭牌,这叫赤诚之心。”叶修还特别认真地补充了细节,“这次来H市其实就是被老太太赶出来的。我把什么都跟老太太说了,老太太说要么把你娶回去,要么就别回去了,还把我的银行卡都给扣了,我现在是真的身无分文。”

“……你……”邱非头疼不已,又说,“那你去兴欣啊,他们肯定欢迎你。”

“可是兴欣没有单身的O啊,”叶修伸手一把将邱非拉回自己怀里,特地摆出一张勾引人的脸说,“你就收留我吧,我肯定改习惯,而且我还能肉偿。”

“……”

说实话,邱非心动了。

若是不住一起就真的完美了,可是住一起……

“别想了,你到哪儿去找我这样一个优质的A?”叶修刻意放低了声音,还拉开了邱非的一条腿,然后就直接顶了进去,“过这村没这店儿了。”

“……等、等等,我还没吃饭……!”

“我先付点押金。”

“……你……!”


tbc

评论(45)
热度(45)
© 阿月🍁|Powered by LOFTER